政改本地立法 解制贏到盡

特區政府說2012 政制方案大幅提高選舉制度的「民主成分」,提供更好的基礎和新平台去討論未來普選安排。以此理解,本地立法是在2012 政制方案的既定框架內的細緻安排,不須和中央政府再跳五部曲,理應可以盡量寬鬆,讓政制更靠近市民對普及平等選舉的渴求。

我們曾建議,新增的三百個選舉委員會業界席位,應該由各業界的從業員以個人票選出,而新增的一百個選舉委員會政界席位,除象徵式地給予政協和鄉議局各一席,應全數給民選區議員互選;其他安排亦應容許更多市民參與、更公平和盡量寬鬆。

全面封殺民主
不過,政府和建制派在本地立法這場唱雙簧,卻是連一條門隙都不讓開。超級區議會功能議席,市民普遍希望選舉安排盡量開放及降低提名門檻。可是,放寬參選人資格的修訂建議固然被否決;選舉開支六百萬元的上限定得過高,使較小的政黨難以參與,但最終也不作更改。
選舉委員會委員產生辦法方面,政協及鄉議局分別增加十席與五席;區議會分組界別議席增加七十五席,但採用「全票制」投票產生,對擁有大部份區議會議席的建制派絕對是度身訂造,即今日控制區議會的政黨,必然可以控制這一百一十七個選委會的議席。

泛民建議商界、金融、保險等界別廢除公司票投票制,改用個人投票制;另一項修訂建議是重新整合功能界別,以減少向個別界別的利益傾斜。有關建議沒有違反全國人大常委會在2007 年的決議,但建制派半步不讓,六十多項修訂建議全數遭否決,無一倖免

有建制派議員在辯論時相當風騷,取笑泛民議員改善功能組別是「墮落」,說泛民議員應該提出取消功能組別方案,讓雙方在議會一決高下才是,只差一句「反正我們 夠票打低你,你奈我何」?未說出口。記得當日政改討論,說到要全面取消功能組別時,有建制派議員還說願意優化功能組別,擴大選民基礎;當然,這只是一手死 抓既得利益、一手往面上塗脂抹粉。

建制派有着數
功能界別選舉辦法不公平的地方,罄竹難書。在某些界別,選民的資格要求差別很大。以我所屬的資訊科技界為例,某些學會的會員只需四年相關工作經驗便取得選民資格,另一些學會的會員則需要相等於九年以上的工作經驗再加上國際認可專業資格才符合資格。

受不公平對待的學會早在2007 年已提出投訴,卻仍未能獲得回應。還須注意的是,資訊科技界有超過六萬從業員,但選民只有約五千人。特區政府為何抗拒擴大選民基礎呢,是不是因為想維持現狀?

事實證明,非也!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在沒有公開諮詢的情況下,忽然在資訊科技界增加一個選舉團體—— 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業界內歷史更長、會員人數更多的學會,多年來都被拒加入,然而香港資訊科技聯會的會員資格既不是專業資格也不是商會身份,為甚麼可以加入?

該會一直是中聯辦聯絡業界人士的聯誼組織,叫人懷疑新增選票旨在擴闊親中陣營在資訊科技界的得票優勢,以免重蹈上次選舉只以三十五票險勝的覆轍。原來變與不變的關鍵,不是甚麼原則,說穿了,是視乎對建制派的選戰是否有利。

現代社會的特色之一是社會價值多元化、新價值體系層出不窮。特權階級固然不知就裏,特區政府也明顯與民情脫節。惟有民主政治體制才能緊扣社會脈搏,通過選舉過程凝聚共識,及賦予當選人認受性。
民主化停滯不前,整體社會受損之餘,政府也要付出沉重代價。特區政府最近在多項政策或建議上,如擴大堆填區、申辦亞運、跨區交通津貼和財政預算案等,連番挫敗,威望與誠信皆破產,民怨沸騰的臨界點愈來愈近,就是明證。不顧體統不顧公義去壯大保皇派,保皇派就真能保你平安?

我們深知功能組別及現行選舉制度千瘡百孔,必須取締,奈何改變這個制度的權力,卻又在功能組別與他們靠攏的特區政府手中。寄望現制度下被建制派壟斷的立法會推動全民普選,無異於與虎謀皮。

與其坐以待斃,我們不如全力以赴,在街頭運動、在各級議會、在可爭取的功能組別爭取,在不同的政策範疇揭露功能組別特權和政府管治問題,結合所有可動員的力量去廢除功能組別

﹣公共專業聯盟  梁兆昌 (信報財經新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