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因斯坦:不完美的人,完全的一生

週末去參觀了在香港科學館舉辦的「愛因斯坦」專題展覽,希望在此向各位推薦。

想到展覽在科學館舉行,可能有些人會想,科學不是我那杯茶。不過,其實對筆者,今天的我對他那個時代的歷史,比他的科學更有興趣;而這展覽的內容正好給我們重溫於十九世紀末至二十世紀中,那一段孕育現代世界的火紅歷史。所以,這展覽放在歷史博物館也很合適,但無論在那裡,都很值得一家參觀。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一八七九 — 一九五五)可說是近代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但他的傳奇一生,卻反而令他沒有在世人心中被神化,他的遭遇令我們感覺他真的與我們一樣,都是凡人。

生於德國,身為猶太人的愛因斯坦,於一九零一年成為瑞士公民,展覽內容指「瑞士作為一個民主的國度,深深吸引了愛因斯坦」。但他的學術工作令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在布拉格、柏林等地任教,體會著納粹主義在德國的冒起,和對猶太人的威脅。結果,他在一九三三年移民美國(一九四零年入籍),在東岸普林斯頓大學任教。

展覽內容指愛因斯坦是個「堅定的民主主義者」,對他來說,「社會正義是和平社會的根基」, 「只要看到違反人權和民權的事,他就會強列抗議」。的確,愛因斯坦從不是個政治家,但他從來沒有避免政治言論和表態,即使這些事件令他受到誤會或批評。

其實本來愛因斯坦也頗為專注科研,但納粹主義的興起令他身為猶太知識分子,受都正面威脅,不得不「準備後路」,投向美國,在和平理念上,也開始變得積極參與。在一九三九年,他向當時美國總統羅斯福寫信,提醒德國已經開始發展原子彈;有歷史研究指,這封信令當時正在參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夕的美國,更積極考慮開發原子彈。

正因這樣,加上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他在一九二一年,在他年僅四十二歲時,已經藉光電效應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當時相對論還未獲證實),的確有助原子能的研究,所以,當美國在一九四五年把原子彈在廣島初次試爆,有些人都把此賬算了在愛因斯坦等科學家的頭上。歷史不斷重複,納粹主義令很多愛好和平的人都要放棄絕對的和平主義,今天世界面對恐怖主義,就像美國剛剛「報復」殺死了賓拉登,世人的選擇又有沒有容易過?

不過,在戰後美國陷入反共產主義的恐慌中,麥卡錫主義橫行,愛因斯坦卻在他晚年仍然無懼站出來,向麥卡錫主義說不,可讓我們看到他的真,到最終仍然是個真正愛好和平的人。

從愛因斯坦講過的話,可以看到他是個普通的人(「世界上最難明白的東西,是入息稅。」),也是個有有幽默感的人(「地心吸力並非引致人墮入愛河的原因。」),更重要的,他是個跨越國家和民族政治的世界公民(「民族主義是個幼稚的嬰兒病。」“Nationalism is an infantile disease”)。

他的一生,令筆者想以此形容:"An imperfect person, a complete life" (偉大而不完美的人,但卻完全的生命)。一個人的可以目睹和影響第一次、第二次大戰和冷戰,夫復可求?由科學研究開始,最後回到的價值觀,還是和平。

花三十元去看看這展覽,是很值得和極具教育意義的,筆者再三推薦。除了歷史一課,解釋愛因斯坦的科學理論,和最後的「宇宙劇場」,都是很好、香港很缺乏的科普教材。希望學校的科學教師和歷史老師可以一同帶學生去觀賞。展覽在香港科學館舉行,至八月三十一日止。

附加連結:
愛因斯坦展覽專頁
My Flickr photo set: Albert Einstein in Hong Kong

– 2011.05.10 《信報論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