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堅拒發展科技令阿爺嘔血

上星期,兩個機構分別發表了關於香港科技產業的報告。

首先,全球互聯網龍頭谷歌發表了名為「聯繫海港:互聯網如何改變香港的經濟」的研究報告,之前筆者亦曾接受谷歌委託的波士頓諮詢公司的顧問的訪問。谷歌向筆者表示,他們公司之前曾經為英國等國家進行這樣的經濟影響研究,而香港卻是他們在亞洲進行類似研究的首個國家或地區。

根據這報告,在二零零九年,互聯網為香港的經濟的貢獻高達九百六十億港元,相當於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五點九,貼近歐洲先進互聯網經濟國家如北歐國家和英國,比發展中國家如中、南美國家則超出約一倍。谷歌更估計,互聯網對香港的經濟貢獻即將增加至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七。

谷歌:互聯網是香港的「本錢」

這條數「點計」?報告估計在這九百多億的互聯網經濟當中,三分之一來自消費,包括網上購物和用於接駁上網的服務,例如電訊費用、上網器材如個人電腦和手機等;另外三分一就來自電子商貿和互聯網相關的硬件的淨出口,反映出香港作為貿易樞紐的角色;最後的三分一就是政府和私人企業等在互聯網相關產品和服務的支出。

不過,除了這些可以計算在本地生產總值的部分之外,還有其他帶來增值的網上活動,因為其價值不涉及產品或服務的銷售,不能算在本地生產總值之內,但無可否認地帶來了極大的經濟得益,例如商業對商業的電子商務交易(於二零零九年估計多達六百一十億元)、網上廣告(一百一十億元)、社交網絡等。

為什麼谷歌要在世界各國家地區陸續地進行這研究?的確,互聯網對社會的影響,無論好壞,都較易被人注意,但其經濟的影響力,則較少具公信力的量化研究;谷歌作為互聯網公司,當然希望提醒各國政府,互聯網對他們的經濟和發展多麼重要,然後影響這些政府未來更重視互聯網相關政策,從而希望能正面影響這些政策的制定。

但為什麼谷歌要選擇香港為全亞洲首個被研究的地區?筆者認為,首先是因為香港的服務型經濟成熟,互聯網和電訊基建優越,而經濟卻比較集中,相對容易被研究,結果也必會是全亞洲得分較高的地區,正好適合成為谷歌「力捧」的對象,正面顯示亞洲的潛力;加上香港作為中國的一部分,更是谷歌把其中國搜尋服務搬到來,谷歌在中國「新的家」,這個選擇更具特別意義。

社科院:誰害怕發展科技?

接著谷歌的報告,中國社會科學院也發布了《二零一一年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香港雖然仍然繼續排名二零一零年中國各大城市競爭力的首位,但香港經濟轉型相對緩慢,經濟規模優勢不再明顯,而且香港單靠金融業,科技及基建發展緩慢,加上貧富差距擴大,正面對被上海、北京等城市超越。報告直接批評香港單靠金融,是最明顯的政策錯誤;就此,報告建議香港政府應設立科技發展局,促進科技成果轉化。

社科院城市與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鵬飛直言:「香港有必要發展科技,才可確保城市持續發展。全球城市或全球國家的競爭力,說到底就是科技創新。現在香港,有一些意見認為,把我們的金融做得更好,那不就可以嗎?但我認為這有風險的。」

其實,香港政府已經不是第一次聽都國家官員或學者這樣說了,就連溫家寶總理也直接地要求香港應發展小型高科技產業。可惜,香港政府官員聽到這些建議後,並沒有付諸實行,只是像「錄音機」地重複香港的優勢因素,但在慶祝做得好的地方之外,完全沒有理會對改善政策的要求。

「香港不能只靠金融,遙發展科技產業」已經有很多人提出過,香港政府始終愛理不理。作個比喻,這就將「阿爺」在教小孩怎樣做,開口講了三、四次,但叫「曾蔭權」的小孩卻無動於衷,只嚷著說,「我已經很乖了!」你叫「阿爺」怎能不「嘔血」?

怎樣才能化口號為行動?

上星期這兩份報告,無獨有偶地強調香港科技甚至互聯網對香港經濟的重要性,而且,這兩份意見都來自香港以外。香港以外的人看好香港發展科技,偏偏香港內部的政府、商界和人民卻不甚熱中,這已經超越「妄自菲薄」,簡直是短視、固執加愚蠢。

科技界和學術界要求政府重視科技產業,訂出長遠科技產業政策,已經講了不知道多少個年頭,還要怎讓才能「成功爭取」?我們尤其科技業界肯定不能只繼續靠出些口術,叫些口號,便能奢望可以成功,必須要把口號化為行動。

至於怎樣做才成,筆者不敢說已經擁有全盤答案,但首先可以提出的一點,是香港應該重新由自己的優勢出發,包括那些老生常談的基建、法律、營商環境、人才、資訊自由等,把香港真正發展為內地面向海外的資訊科技樞紐,因為香港的資訊自由和港人的創意,是內地短期內無法超越的。與其只協助港商開展內地市場,無助香港就業,卻把「天真」的港商送入鱷魚潭中,不如反轉方向把內地企業引入香港作研發和營運,才能為香港的科技人才創造本土就業。筆者將繼續跟進這題目,與業者和社會一同化口號為行動,建立香港科技產業未來。

– 2011.05.10 《信報論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