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選舉節目平等時間對公眾不公平

選舉管理委員會就區議會選舉活動建議指引作公眾諮詢,其中最吸引公眾和傳媒注意的,是選管會建議把以「平等時間」對待各候選人的指引,從傳統媒體延伸至「在互聯網上播放的節目」,而「平等時間」則被定義為「競逐同一選區的每名候選人在節目中各佔平等的時間」。(註一)選管會的建議,立即惹來各方幾乎一面倒的批評。令筆者和很多曾經參與選舉、助選和媒體報導的人士難以理解的,是為什麼選管會企圖以一項根本在傳統媒體也不能執行的「平等時間」指引,強加於網上媒體,而不是全面檢討改革平等時間指引,可能反而應該把規定從傳統媒體也取消或放鬆。

即使在傳統媒體,「平等時間」也不一定是真的公平。首先,我們應該了解,在外國一些國家設立了「平等時間」要求,都只限於例如英國BBC這些國營廣播機構,事關他們的節目涉及公帑;在過往於香港的選舉指引中,被延伸至電台、電視台等的節目,是基於大氣電波是有限的公共資源,而且這些大眾傳媒往往擁有巨大的社會影響力,所以認為有必要以「平等時間」保證對所有候選人公平對待。

選管會懂得互聯網是什麼嗎?

不過,互聯網上的媒體顯然與以往對傳統媒體的假設,完全不同。互聯網上的「節目」,無論以聲音、影像、文字以至其他形式的內容表達,根本不涉及使用公帑或動用有限公共資源,任何人都可以很少的成本製作和發放自己的內容,也不會令其他人士製作和發放其他節目的機會和成本增加,所以,把「平等時間」強加於互聯網,根本毫無理據。

再者,在互聯網上,什麼才是「時間」的概念?傳統電台和電視直接播出的概念,在網上媒體已經不存在了:例如,在網上電台雖然有部分聽眾會聽直播,大部分聽眾會在自選時間去聽(即所謂「時間平移」time-shifting概念),甚至多數不會從頭聽到尾聽完為止,卻會跳至自己喜歡的部分,只聽那部分,那麼時間還怎樣能「平等」?所以,在討論網上媒體時還講播出時間(airtime)甚至「平等時間」,實為無知。

況且,「平等時間」即使在傳統媒體也不能保證對候選人絕對或更公平。常用的一個例子,是如果某電台、電視台或報章,在一個假設有兩個候選人的選區的報導中,花一半的時間讚美一位候選人,再用另一半時間批評另外一人,時間分配就平等了,但這又算公平嗎?

雖然這次諮詢只關於區議會選舉,明顯將有很大機會同樣引用於其他各級選舉,而近年立法會地區直選選區的議席和候選人的數目不斷增加,選舉委員會不少分組界別的參選人數甚至多達數十人,「平等時間」根本不實際,也令選舉節目浪費不少時間於根本沒有機會的候選人,令節目的可觀性大大降低,實行「大家無癮」收場。

「平等時間」不可執行

試想美國總統選舉候選人隨時數十或過百,但市民不會聽過兩、三個候選人的名字,電視直播選舉論壇參加者數目也兩人起,三人止,曾否有多少人說這樣對其他幾十個「總統候選人」不公平?奈何香港的選舉論壇卻經常淪為沒有勝算的人士的「平等時間」出鏡保證,選管會現在竟然想把網上論壇和其他節目也搞垮才滿意?

網上「平等時間」指引的可執行性亦成疑,雖然法例理論上可以應用於所有與香港有關的人士或行為,但事實上,如果有人在外國開設網台以廣東話討論香港的選舉,由伺服器至主持及工作人員全在外國,選管會可引用什麼法例向外國當局取得這些外國人士的資料,向他們作出譴責?

也有人提出不少可能出現的混亂情況,例如某政黨在其互聯網電台辦選舉節目,是否須要邀請所有其他候選人參加才可?如果其他候選人拒絕出席又如何?如果真的變成了「平等時間」的網上選舉相關節目,那麼該候選人又是否須要申報選舉開支,抑或要與所有其他候選人攤分?總之,一句到尾,添煩添亂。

在選管會主席馮驊法官在公布選舉指引諮詢的記者會中,有記者向馮驊詢問,如果網民把節目放在Facebook怎樣,YouTube又如何?馮驊竟然很「玄」地說,不會就實際情況回答,如果候選人對任何情況有不清楚之處,最好向律師諮詢法律意見;然而,律師怎能代替選管會主席解釋指引?結果,律師最可能只能向候選人解釋,最安全的做法就是不做。這樣不是寒蟬效應是什麼?

選管會草率危害網上自由言論空間

選管會不能就指引提出任何例子協助候選人明白指引,強迫公眾「摸黑」而行,是為不負責任。選管會在建議規管網上媒體前完全沒有諮詢過互聯網業界、媒體專家、網台主人和用戶,提出指引時又沒有比較海外做法,是為草率。選管會只用一個月的諮詢時間,但卻在區選前不足半年前才作諮詢,又沒有表示會否同時諮詢在區議會選舉後一個月就要舉行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的指引,是為辦事不力,臨急抱佛腳。

反對網上「平等時間」的指引,關乎保障網上自由言論的空間,為什麼任何人不能在網上自由製作自己的內容,用自己喜歡而合法的方法,說自己對選舉和候選人的意見?管制傳統媒體,以保障對候選人的公平這說法,都已經不是理所當然,那麼進一步要管制網上媒體,強制「平等時間」,就是控制個人言論空間。正因為互聯網是成本低,任何人都可以用以表達的空間,管制網上選舉節目的「平等時間」,根本是利用公平對待候選人為名,封殺公眾言論為實。

選管會不只應該取消網上選舉節目「平等時間」的建議,反而應該全面檢討網上廣告的申報,和可能經已過時的傳統媒體的「平等時間」指引。面對排山倒海的反對聲音,選管會若是一意孤行,只會令人不得不相信政府如此設立指引是為了阻止網上反對和批評的聲音,或者強行為選舉降溫,而結果也只會弄巧反拙,令社會更不和諧,抗爭更激烈。

 

原文: 選舉節目平等時間對公眾不公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