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專業眼》] 每當選舉前智庫忽然多

不久前,由數名「專業會議」立法會議員牽頭的「大舜政策研究中心」成立,輿論一而再地把它與我們「公共專業聯盟」比較,直接理由可能是「大舜」由工程界功能組別議員何鍾泰擔任主席,令人聯想到是為了抗衡由同樣來自工程界的黎廣德擔任主席的「公共專業聯盟」


「公共專業聯盟」歡迎任何背景的智庫成立。始終,真理愈辯愈明,歪理愈描則只會愈黑。不過,既然社會人士喜歡把我倆作比較,我們也應該多解釋一下,「公共專業聯盟」是怎樣的一個智庫組織。

政治動物生態夠奇特

「公共專業聯盟」是於2007 年特首選舉後,由一群提名泛民候選人的選舉委員組成的獨立智庫,成員來自各個不同專業界別,透過專業分析,監察政府施政,以公眾利益為先,維護專業獨立、自由和誠信的核心價值。我們的成員來自不同界別、不同背景,具包容性,而我們不會狹隘地只顧維護個別專業或行業的利益,反而希望如我們的標語所言:專業智慧,全民共享。我們理念鮮明,就是支持民主、普選。

筆者早前在一個電視時事節目與何鍾泰碰上,他說「大舜」「沒有政治立場」,當他們面對一個研究議題時,不會預設立場,就像一個科學和工程研究過程,不會預先有答案。專業探索的態度當然應該如此,但這又與是否有政治立場有何關係?

事實上,全球的著名智庫中,例如成立於1927年、多年來在全球智庫排名中名列前茅的美國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成員既有民主黨的,也有共和黨的,各有明顯的政治立場,但不影響學會研究的獨立性;成立於1973年的美國傳統基金會(HeritageFoundation),開宗明義弘揚保守主義,但它的研究,例如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便甚有權威性;而香港早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成立的智庫,也以研究政制發展為主。

建制派流行的說法,是香港社會愈來愈「政治化」,尤其公共政策議題的討論,不夠「理性」。不過,為什麼今天在香港如提出反對政府的意見,就被指為「政治化」,相反,支持政府就是「理性」?有人也會說, 「政府做得對就讚、錯就彈」,就是中立;筆者相信,這只是做人做事的最基本原則之一,更重要的是你的實質行為,若每次彈完之後,卻在議會投票支持政府,這就距離專業獨立的態度極遠了。

希望引起社會廣泛討論

還有,有些智庫的成立時機,往往也非常巧妙,特別在選舉前,更是最多智庫出生之時,然後他們在選舉後便冬眠三、四年,是一種非常奇特的政治動物生態。

「公共專業聯盟」成立以來,我們已經進行過多項的專業研究,發表了多份報告,主題覆蓋政制、金融、經濟、社會福利、醫療、環境保護、氣候變化、資訊科技、工程、文化、城市發展、教育等範疇; 「公共專業聯盟」的研究特色,是以各專業成員的參與,配合智庫內的一隊研究員分析問題和提出政策建議,與那些僱用外間學者或其他研究機構來出產報告的智庫,做法大不同。

「公共專業聯盟」多年來的建議,其實不少也得到政府的採納,包括在環境、民生、經濟、教育等方面,例如在資訊科技政策上,政府採納了我們的關於便利建造數據中心、市民個人賬戶和開放數據分享等建議。此外,政府亦採納了我們的取消置業投資移民的建議,去年10月宣布取消境外人士透過置業投資取得居港權的政策。

「成功爭取」不足掛齒,建議影響社會辯論和公眾意見更為重要:我們支持成本更低、更能刺激社會經濟發展的錦上路站高鐵方案,與我們提出的整合傳統功能組別、最終達致全部取消的路線圖建議等,都能夠成功引起社會廣泛討論。這些才是我們最欣慰的。

「公共專業聯盟」沒有星光熠熠的顧問團,只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專業人士親力親為,參與社會活動與政策研究,監察政府施政並提出改善建議。作為這個世代的專業智庫,透明度很重要,所以,我們組織的資料、出版過的研究報告,甚至不少活動的視頻記錄,都可以在我們的網站找到參考和下載。

相反,也許「大舜」尚在成立之初,連網站都欠奉(或至少找不到),似乎是從今天網絡2.0 的平等、互動的世界,回到1.0 之前的那從上而下、權威主導的懷舊版本。

「公共專業聯盟」副主席 www.procommons.org.hk 莫乃光

2011年6月7日 刊載於信報《專業眼》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