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引入後補制 引入一國毁兩制

政府在「五一六」五區補選的一週年,公佈修改立法會補選機制。簡單來說,政府的建議是要廢除立法會補選。但政府不說不代表市民不明白建議的目的:「杜絕」議員透過辭職再參加補選,即是說,政府要杜絕五區補選重演。

用辭職來表達政見,在民主國家並不罕見。二零零八年六月,英國保守黨影子內政大臣David Davis,抗議工黨政府一項反恐法,將沒有被起訴的恐怖活動疑犯的拘禁期,由廿八日增至四十二日。事件在英國引起爭議,包括批評他此舉是浪費公帑,工黨並沒有派員參選,讓David Davis自已跟自已玩(註一)。但英國並沒有因而禁止議員辭職再參選,也沒有修改選舉制度廢除辭職。事實上,當時英國的民意對David Davis也有讚有彈,與香港市民的反應沒有不同。

政府輸打驘要 引入內地「後補委員」

我們的政府想不出辦法禁止議員辭職參加補選,索性廢除補選。有網民便質疑,如果這個制度是如此公平的話,為什麼不將其引入特首選舉?單是這一個問題,政府便無法解答,可見建議制度根本站不住腳。更荒謬的是,補選制度並不涵蓋所有立法會議席:功能組別的議席,倘若有出缺的話,政府便會舉行補選。可見政府認為只有地方直選的才是「搗亂份子」。可惜基本法寫明立法會有地方直選議席,否則的話,政府說不定會取消地方直選。

政府要禁絕補選,究其原因,是因為一般來說,若以單議席單票制為基礎,地區直選支持民主派的市民大約有六成,補選建制派的輸面大,政府於是要削足就履,想出廢除補選。即使有採用比例代表制的歐洲國家,不舉行補選的話,也是由原有名單的下一位候選人補上,若政府要用的話,便應該全套照搬,不是輸打驘要。

到底這個「獨一無二」的制度是什麼制度?要說的話,這個制度最像的,便是大陸的後補委員制度。香港的人大選舉,每每有出缺,都不會補選,而是由上一次選舉得票最多的落敗者補上。政府廢除補選引入後補制,實際上宣佈河水會犯井水,引一國毁兩制,無論對中港都不是好事。

政制封閉 市民要繞過制度表達意見

整個制度明顯是中央政府訂定的「政治任務」,中央政府如斯,明顯是因為零九年的五區補選,辭職的議員用了「公投」的口號作競選策略,觸動了他們的神經。然而,五區補選卻又正正是香港政制村閉的產物。比例代表制不利大政黨,但有利小政黨甚至獨立人士。以新界西為例,零八年得票最少的當選議員,所得票數只有百分之八;二〇一二年立法會選舉新西東及新界西選區各增至九席,如果有當選議員得票少於百分之五因而被沒有選舉按金,筆者
並不驚訝。

特區政府既不民主又無力管治,民主派一直講道理政府卻不聽,再加上比例代表制,便造就了民主派左翼/偽民主派左翼成長。香港市民眼見中間派的民主派議員過份斯文,不介意有一個半個出位議員,這是香港人經歴過九七至〇三年管治失誤後,整治政府的方法。其後長毛又多了新的盟友,官員投訴今天被到立法會被掟蕉、被人用粗言辱罵,便要問問將斯斯文文的立法會改造成今天模樣,是誰的功德。五區補選,只不過是病入膏盲的特區政府的表面
病癥而已。

政府引入比例代表制打茅波,企圖進一步廢除地區直選只佔半數的立法會,結果被激進民主派利用作議會踏腳石。如今政府再廢除補選,希望杜絕議員利用辭職來製造單議席單票制全港選舉。政府的行徑固然令人憤怒,在如今被扭曲的立法會,這個制度也必然會通過。可是,任何制度也有漏洞,這個制度可以如何被利用,假以時日也必會知道,屆時政府或許更自作自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