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七一前,三城記隨想

在過去的兩星期,筆者因工作幾乎完全身在港外,先在上海公幹半週,再在新加坡整個星期參加ICANN的全球會議。筆者已經數年沒有到訪這兩個城市,差不多回程之前才想起,上海和新加坡豈非香港的兩個最主要的競爭對手,這兩星期感受到這兩個城市的發展和氣氛,回看香港面對的種種難題和困獸之局,實有助我們尋找出路和答案。

在上海,我們香港人看見龐大的市場的誘惑,感受都政府對行業發展的支持,這些都是我們香港沒有,我們香港官員不能給我們的,很容易便忘記香港賴以成功的因素,是我們的制度的公平,以及自由和法治,反而盲目希望得到阿爺更多的恩惠和賜予,對中國社會和制度上的不公義,願意視而不見。

不過,即使香港人多麼渴望變成上海,內地的有識之士反而更比我們珍惜香港的獨特優勢;以前內地希望得到的,可能只不過是香港的資金,今天錢他們比我們更多,但他們也要在香港才能力呼吸自由的空氣,才能找到完全不受政治規限的創意。他們未必全都贊成中國可以立即變成香港,但他們往往比我們更珍惜和希望保存香港的獨特和自由,他們往往比我們更了解兩制的重要。

中國也知道自由的價值

例如,筆者在上海時,剛好留意到重慶將成立中國首個「雲特區」的消息(註一),意思是在這區內的外商,其數據中心和開發人員可以在中國的防火長城之外,直接連接國際互聯網,外商「不經過國家關口局的數據檢查,可以獲得電信和數據營業執照,甚至可以對電信業務百分百控股」。表面上看,這種數據「保稅港」的出現,豈非令香港的優勢續漸消失?

然而,當年深圳等經濟特區的出現,沒有令到香港的自由經濟優勢減少,反而令我們的經驗和投資,找到更大的出路和用武之地,筆者相信這次也一樣。中國當局要設立「雲特區」,是承認資訊自由的重要和合理性,就如當年特區引入市場經濟一樣,也意味著未來整體互聯網和資訊自由對社會的衝擊,只會愈來愈多。

香港的對應之法,就是要更努力保障香港的自由,和與內地制度的差異,絕對不可以走回頭方向。

新加坡也在走向更開放

至於新加坡,這幾年間的發展更令人側目。當我們在香港還在爭拗西九怎麼建時,新加坡整個金沙島和藝術區,都建成了,展覽、會議、表演等的基建,都超越了香港。不過,新加坡發展走的路,似乎流於過分規劃,全島幾乎邊成了一個相連的大購物商場,就連美麗的聖淘沙,竟然變成了擠迫得令人差不多透不到氣的人工小島。這種發展,有得有失。

至於在政治制度上,西方社會甚至香港人都批判新加坡的是假民主,但無論如何,新加坡的政治制度的確在逐步開放中;長期執政的人民行動黨,也在上次選舉失去部分議席後,更努力直接與市民溝通,部分部長們更親自上網與網民討論政策,快將進行的總統選舉也將首次出現「有競爭的選舉」。顯然地,新加坡的政府正在局部民主下,仍然是走向更問責的方向。

整體上新加坡給人的感覺,還是在進步中,令人舒服的;不過,始終是家好,回到香港,還是感受都香港獨有的自由、多元化和不規則性,這就是香港的文化;香港的自由,包括互聯網的讀、寫自由,什麼也沒過濾,也沒有言論限制我們可以不可以說甚麼,批判誰。

不要接軌,反而是更要走在邊緣

然而,回歸快將十四年,香港的獨特性正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香港的政府,本來已經不是人民選出來的,現在連人民的聲音都聽不到,或者聽而不聞了,已經不算是「我們的」政府,只可算是一個政權,在行政主導制度下,總之夠票數在立法會通過,就可以肆無忌憚地誤導民意,指鹿為馬,為所欲為,欺負香港人的和善和忍讓。

由立法會議席替補機制立法的橫蠻,至保皇黨自己判自己無罪的葛輝事件,和洗腦式的所謂國情教育建議,都是這政權的管治已經淪為以行政加立法專橫代替理性討論和尋求共識,若未來香港淪落,實必然始於此任政府,其對香港的傷害,實遠超於前任董班子。

相反,香港要有明天,必須要保留和突顯我們的不同,而非被同化;我們要更國際化,而非更中國化。近年來,香港人口邊的「與中國接軌」,如果接軌是要走向兩者中間的話,那就不如別接罷了,反而希望國家向我們開放、自由、廉潔和法治這方向慢慢走過來。

與其害怕被邊緣化,不如自己承認我們的優勢就是走在邊緣,是國家最先進、自由、開放,最存公義和最公平的城市。

筆者回到香港,看到艾未未獲釋的消息,讀到他對香港人的支持感到「很感動」,要表示「尊敬和感謝」,並說是一個「非常有理性、非常有良知」的華人社會,「每一個人的每一點付出,不僅僅是為我(艾未未),是為一種信念,社會應該走向更加合理、更加人性」。這才是香港最珍貴的,中國最需要的。

對艾未未的話,香港可以有少許自豪,但不可自滿,因為這些香港最珍貴的,有很多勢力正要將之閹割。為了捍衛香港核心價值,中國人的良心,說真話的勇氣,反抗強權倒轉是非黑白,七一無法不上街,以最和平的腳步,保護香港的今天,中國的未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