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立法會遞補機制照妖鏡

近年來,七一遊行都缺乏一個主調題目,但今年有了,就是反對政府建議的立法會遞補機制,所以,一如所料,今年參與遊行的人數創了曾蔭權特首任內的新高;無論你認為這數字應該是二十一萬、十萬,抑或五、六萬也好,無可否認的是,今年的人數是二零零三年反對廿三條後之最,主題也是最一致的。

至於,立法會遞補機制這事,筆者之前並沒有在專欄討論,只因這個建議超錯,甚至對一般市民,只要了解政府在建議什麼後,都會覺得「有無搞錯」,所以,七一當天這麼多市民出來用腳表達意見,實在理所當然。結果,昨午政務司司長出來宣布押後二讀遞補機制草案,將在七月至九月進行公開諮詢;不過,政務司司長仍然堅持政府的原建議「合法合憲合情合理」,依然不肯承認錯誤,連最基本的就政治失誤道歉也不肯,如是者,空說什麼政治問責。

如果政府的建議是「合法合憲合情合理」,那麼政府至少就是堅持市民是「不合情合理」了。

對付五區公投:政府以目標蓋過程序不公

由始至終,政府只能向公眾解釋其立法動機,卻從來無法說服市民,為什麼要接受這處理方法。政府的目的,當然是阻止「五區公投」重演,不過卻全盤失敗了,也挑不起市民中間任何對五區公投的不滿情緒,畢竟這事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加上對五區公投不支持,沒有去投票的人,並非全都強烈地對五區公投反對,甚至即使反對,也多數不會覺得政府的「一刀切」立法建議合理。

如果政府的立法會遞補機制是為了杜絕五區公投式的補選,為什麼要把辭職以外如死亡、破產、入獄等出缺情況也一視同仁?為什麼要在「讓步」之下才修改建議為在同一名單遞補?但如果名單只有一人,又要打回原形,由落敗者遞補。總之,給人的感覺只是急就章,完全是亂來,不用什麼法律專家,都已經覺得非常「唔妥」!就算動機多麼正確(當然在此事上連這一點也具爭議),方法不對,就是不對。這政府竟然不明白,難道要把香港社會倒退至「古代」?

也許,政府已經把自己製造出來的「強烈反對五區公投」民意,包括保皇黨、左報,甚至曾蔭權和林瑞麟自己的言論,自己信已為真,那麼就實屬不幸了!總之,在政治上政府完全錯估了民意,林瑞麟以為可以重操故技,一如上次二月審議修改特首和立法會選舉辦法的草案時的招數,在「最後一刻」不經諮詢突然提出修訂,擴闊三個功能界別包括資訊科技界的選民基礎。

結果,林瑞麟只能力成功爭取市民和泛民團結,堅定反對這個反抗民意,任意妄為的夕陽政府。從任何角度去看,這事已經成為小型「廿三條」,激發把市民的不滿情緒,將之聚焦和爆發。再一次地,政府成為反對派的最佳朋友,可謂咎由自取。

林瑞麟:我就是法律!

當律師和大律師都出來一致地批評,政府的立法建議可能違反了基本法和人權法,政府由曾蔭權至唐英年至黃仁龍至林瑞麟,卻堅持建議合法,不過,幸好香港人不用是什麼法律或政治專家,都清楚知道決定某法律條文是否合法,不是由政府和其官員甚至是特首來決定的,也不是由林瑞麟決定的。

加上,這個政府過分相信政治公關,但卻不肯接受政治公關最重要的招數之一二,就是坦白從寬,和狀士斷臂,反而堅持死不認錯,比董建華政府更失民心。所以,面對市民普遍對立法會遞補機制的反對聲音,只肯逐步退後,繼續挨打。政府死口堅持自己沒錯,但就非常「兒戲」地一改再改,結果,只證明了自己的無能。

即使當政府無法不把民意支持度一向偏高的黃仁龍律政司司長搬出來,也於事無補,反而讓他公眾出醜。當然,黃仁龍自己也不是法律,也不能解釋為何可以褫奪市民多年擁有的在補選投票的權利,只能解釋說基本法沒有講明必須要有補選,實不用法律專家都聽得出是問非所答。更出洋相的是,有記者問他可否面對良心,只見他的尷尬笑容,可謂千年道行一朝喪;相反,林瑞麟可幸運多了,至少沒有記者會問他有沒有良心。

一而再,再而三地,香港市民看到這政府如何為求達到政治目標,企圖甚至成功地繞過公平程序,包括利用失實或誤導的外國例子,錯誤引證自己想做的是可行和有先例的,其實是等同作假證供!但林瑞麟和整個政府包括特首卻死不認錯,不只是「教壞細路」,簡直是侮辱香港人的智慧。

總之,道理不夠,沒有問題;只要自知有足夠立法會保皇票數支持,只要選擇好市民最不留神的時間,出其不意,便可快刀斬下,這就是這任政府的強政勵治。再一次幸好,香港市民都能看穿這技倆。

功能組別:不談原則,只求政治走位

至於在立法會的保皇一族,尤其民建聯、自由黨、經濟動力和專業會議這些「每當政治議題定必鞠躬盡粹」的「好拍擋」,不談道理,只求政治結果,顧然另人再次看得清楚,但這次令人有點意外的,是焦點落在了多名不理市民甚至自己界別意見,後知後覺地才「諮詢業界意見」的功能組別議員,尤其來自資訊科技、工程、會計、醫學、測量和保險界這幾位。

筆者在這幾年來,多次留意到這些議員扮「散人」,善於政治走位,平時保皇,但大幫忙外卻不忘定期小罵,在不影響結果下儘量扮成「獨立」,以求混淆視聽,爭取中間選民以為他們中立。這次也一樣,這些議員只不過在市民甚至其界別選民反對聲音極為明顯下,才遲遲地諮詢一下,也絕不預先承諾基於諮詢結果會如何投票,亦從不表達自己對立法建議的立場和原則,變相承認自己只不過是建制派的一部部投票機器。

就以筆者的資訊科技界為例,譚偉豪議員在七一前兩天,回應筆者和業界人士的要求,在其網站開了一個網上投票,但卻沒有說明他將如何跟隨結果投票,而且網上投票設計得非常粗糙,任何人都可以多次重複投票,即使有百分之九十幾的票數反對政府建議,很多業界人士都向筆者反映,懷疑譚偉豪會最終以網上投票不準確反映界別意見而置之不理。當然,現在多得政府押後二讀,他和其他功能組別議員,可算暫時避過不用表態。

如今,政府不肯撤回方案,只以在立法會放假期間作諮詢以作拖延,正好令這些功能組別議員們的表態壓力暫緩,然而,我們怎可以這樣放過他們?

更重要的是,政府現在明顯是在「買時間」,拖延至沒有七一遊行在左近時才找機會「屈機」通過議案,手段比前任政府面對廿三條立法失敗時更低劣,我們怎能讓他們為所欲為?這個炎夏,繼續戰鬥!

 

原文: [ 信報論壇 ] 立法會遞補機制照妖鏡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