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民間初選 推舉民間特首候選人

明年特首任期屆滿,換屆在即,幾位「疑似」候選人「選舉活動」頻繁,也頻頻隔空對壘企圖打擊另一方,又出席一些平時他們絕不可能出現的場合,例如深入屯門與市民會面,與青年人對話,抑或表明沒有市民支持不會考慮出選等,表面看來這些疑似候選人,都非常重視民意,但實際上又如何呢?

大家可以想像,按現時特首選舉的制度,這個小圈子選舉將會以這樣的方式呈現。

中央政府「屬意」的候選人只會有一個。在中央政府而言,最好這人能自動當選,即使被挑戰也不容有失。 對上兩次選舉,民主派都有派人參選,〇五年李永達參選沒有拿到足夠的選委提名;但〇六年整個泛民積極參與選委會選舉,讓梁家傑能取得足夠提名參選。因此,中央政府只會首肯一個真正的候選人,避免分散實力陰溝裡翻船。

按現時的制度,中央候選人幾乎篤定當選,有些人或會擔心,民主派參選便變成花瓶美化了這個不民主的小圈子選舉,何苦?簡而言之,若沒有人挑戰這場選舉,中央候選人自動當選,香港市民不但連質問一下中央候選人的機會也沒有,他還可以動員建制派支持者,營造一個眾望所歸的特首的形象!看看香港的「對手」新加坡,反對黨的支持者往往被政府威脅若支持反對黨,地鐵組屋免問,但反對黨依然有其支持,香港市民支持民主的決心,不會亞於新加坡市民!

特首候選人的民望依然重要

筆者認為,至今中央政府仍舊重視中央候選人的「民意基礎」,還不想太赤裸裸地選一個市民從一開始就厭惡的候選人(否則恐怕連五年也捱不完),這是幾個疑似中央候選人都或真或假地要親民的緣故。因此,要達到我們的目標,我們更要好好地集合民意,推選一個具有強大的民意基礎的候選人。

初選令民主派候選人獲民意授權

過去兩次民主派參選特首選舉,候選人基本上由幾個政黨協議一個候選人出選,而候選人的「民望」大體上依賴政黨多年透過選舉累積的民意,透明度不足。然而,若民主派要推舉一個有強大民意基礎的候選人,擬定獲民意支持的參選政綱的話,過去的老辦法行不通,而必須有一個更公平的推選制度。

在英國,執政黨的黨魁就是首相,所以理論上,誰當首相,是由政黨的黨員投票決定。台灣民進黨以民調為基礎,決定誰出選總統。至於美國民主黨,則是各處鄉村各處例,每個州的規定都有不同,一些初選容許任何選民投票。

這位民間候選人,不能由幾個政黨內部決定,而必須先受市民選舉洗禮,才能獲得民意授權與中央候選人對陣。舉行民間初選由全港市民投票選出他們認為能代表市民的候選人,是更公平具透明度的方法。

民間候選人由全民初選決定的好處多的是。首先,民間候選人受選舉洗禮,具有強大的民意基礎和民意授權,比受欽點的中央候選人有份量得多;二、民間候選人在初選過程中吸納普羅市民的意見制訂政綱,帶動社會各階層討論香港社會政策,無論是憲制方面,包括特首和立法會選舉不民主,還是其它政策,包括經濟房屋勞工福利交通等等。三、讓並非選舉委員的普羅市民,可以透過初選表達其對特首、對社會政策等的意見,並透過此過程,讓所有市民有機會像其它民主地區的人民一樣參與選舉。 四、透過初選過程向中央候選人施壓:中央候選人為保曝光率和民望,必會回應各方在初選過程中就各種政策的質詢,他在制訂政綱時必會考慮市民和民間候選人在初選的意見,從而達到不落後於潛在對手。整個初選期,將為民間候選人提供場地向中央候選人施壓,而不是只有一次電視辯論的機會質疑對手﹣﹣尤其我們無法得知民間候選人能否取得足夠提名參選。

五、倘若二〇一七特首選舉由全民普選產生,我們仍可以想像一定有一個中央候選人,屆時較理想的情況,就是民間共同推舉一個候選人對壘。屆時初選就是必然的動作。香港社會正好運用今次試驗舉行全港性初選的可能性和運作上遇到的困難!

最後,倘若民間候選人獲得大部份市民投票支持,而卻在小圈子選舉中落敗,甚至連足夠提名也無法取得的話,便更能突顯選委會這個不民主小圈子制度的荒謬,即使中央候選人自動當選,也只不過是在一場「大蝦細」的「選舉」中勝出,不但毫不光彩,甚至淪為在任五年至十年間不斷被人重提作笑柄的話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