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林瑞麟的「狼來了」

政府公布「填補立法會議席空缺安排諮詢文件」(註一),但各方案均不同程度地,被法律界、泛民,甚至建制派質疑其合法性,隨時違反《基本法》,連提出諮詢文件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也直認,當中三個方案均要進一步研究法律問題,市民只能嘆為觀止地說一句:「咁都得?」

當然,對這個特區政府,還有什麼無能的事做不出?為了處理立法會地區直選和超級區議會議席出缺引發「公投」的可能性,政府由原本於五月推出以前一次選舉中取得最多餘額選票的候選人頂上的替補方案,至後來修訂方案,在議員出缺後由同名單候選人補上,總之政府一直退,一直堅持沒有問題,其實任何明眼人到已看出政府和保皇派早已信用破產,跟本就是政治版「狼來了」。

四個方案,全不合憲

雖然林瑞麟對之前政府的修訂方案較有信心,但其實四個方案都問題多多:

【方案一】限制辭職議員不得參加同屆任期內任何補選:本來,如果以目標為本,就是要避免議員辭職再選回同一席位,這是最直接的處理方法,但這有可能觸及《基本法》第三章二十六條保障市民享有選舉和被選舉權,屬於剝奪議員被選權。連政府當初也不建議這個方法,顯然一早也應該知道其站不住腳,那麼為什麼現在又要拿出來?政府諮詢文件內,自己也承認這方案面對的問題「富爭議性,亦可能出現司法挑戰」。

【方案二】議員席位出缺後由同名單候選人替補,這名單用盡後由第二得票最多名單的候選人捕上,若仍未能補上才舉行補選:雖然林瑞麟對此政府修訂建議有信心,但這「混合三式」仍然有其法律風險,就連林瑞麟在電台節目裡引述為認為各方案沒有明顯違反《基本法》的法律學者陳弘毅,其實也被報章引述指,「同名單替補機制是根據比例代表制的原則,但如以另一名單替補就不是比例代表制,由於機制涉及兩套不同原則,所以存在一定法律風險」(註二)。

【方案三】替補機制不適用於因去世、重病或其他非自願情況出現的空缺,在這些情況下會進行補選。但政府諮詢文件承認:「這個不劃一的做法是否恰當,尚待考慮。某程度上,這方案是內裡潛在不一致之處」,及「有需要審慎考慮分界線如何合理劃設」。換句話說,政府自己根本不肯定這方案是否可行。

【方案四】利用辭職候選人名單的替補機制,在名單用盡後讓議席懸空。但政府諮詢文件承認:「需進一步研究讓立法會議席懸空的法律問題」,實情是,這方案違反《基本法》第三條二十六條及附件二的規定,即立法會議席必須維持每屆全數議席,也可能出現地區選區和功能組別議員的人數不同等問題。

假設引導,形同洗腦

總而言之,市民無需成為法律學者,都可以看出這些建議千瘡百孔,根本不應該拿出來。香港律師會會長何君堯也指出,政府未弄清楚提出的方案是否乎合《基本法》,又不表明將如何處理,就進行諮詢,做法是有問題的。筆者說得直接些,政府的做法可謂不負責任,甚至陷市民於不義。

然而,林瑞麟仍以一貫做法,以政治目標和強權無限地凌駕道理。泛民指諮詢文件有引導性,林瑞麟反指泛民要講事實,他已經在諮詢文件詢問是否要「堵塞漏洞」,和「如果認為無需堵塞漏洞,是否應維持現狀」,不過,讓我們看看這兩條問題的「引導性」和「假設性」的語言:

「議員隨意辭職引發補選並再參選,及補選耗用大量公帑的現象是否一個需要堵塞的漏洞」:「隨意」?「耗用大量公帑」?這些肯定不是客觀的語言。

「如果認為無需堵塞漏洞,是否應維持現狀,即不修訂法例,議員辭職會進行補選,而辭職議員可參加該補選,及因而耗用大量公帑」:這問題再次假定補選「耗用大量公帑」,和現狀是一種「漏洞」。

若然有人仍然狡辯這不是誤導,不是有引導性,就是死不要面。就是宣傳諮詢文件的電視廣告,一開始就重提五區公投耗費大量公帑,只怕市民不同意,還要把握機會試圖洗腦!

公投浪費重於憲法危機?

事實上,諮詢文件最重要的遺漏,就是沒有提到政府取消補選,是把香港市民在回歸前後享有多年的選舉權利,突然取締,而似乎只能提出反對的理由,只有浪費公帑。市民當然不贊成亂花公帑,但這「變相公投」是否浪費公帑,見仁見智,總不能以在政府打擊下去年「五區公投」的低投票率下定論,政府一方面打壓,一方面做裁判,實在很不公平。

說到浪費公帑,政府胡亂提出四個法律基礎成疑的方案,幾乎必然將面對法律挑戰,也許政府的如意算盤是這樣計的:法例被司法覆核至終審庭,可能花上數千萬而已,相比一次五區普選花上一億多元,實在便宜得多,多打幾次官司也無所謂。

其實,錢的確事小。浪費市民去考慮一些根本行不通的方案,我們市民的時間不值錢,也是小事。提出和通過可能不合憲的法例,為了達到一時的政治目的,陷香港於憲法危機,這才是不折不扣的不負責任。總之,只許林官放火,不許市民點燈!

第五方案,全面普選為上!

歸根究底,政府現時急於提出方案要堵塞議員辭職引發公投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去年的「五區公投」;老實說,這些手法,不可能常用,上次所謂公投對公社兩黨的代價,還未「還清」。路人佳見,政府現在最擔心的,是將來的「超級區議會」議席的區議會(第二)功能組別議員,如果辭職,一人就已經可以達到全港公投。因此,不要相信政府是要「堵塞」一個舊的「漏洞」,其實是在對乎一個自己一手在「五區公投」後才自己親手創造的新「漏洞」!

政府自己抬起石頭摔向自己的腳,之前不提出可能引發的問題,這責任誰負?製造「一區公投」這個「大漏洞」的,豈非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和局長林瑞麟他自己?如果有此「漏洞」,又是誰改問責!?

其實,最終要完全解決這「問題」的,要泛民議員不再以辭職脅逼政府舉行「變相公投」,也並非無法可施,也可以合乎《基本法》!這是什麼妙計?就是立即引入全面普選,廢除功能組別,那麼泛民便無法再搞公投,一勞永逸,何樂而不為!筆者建議,香港市民應該以這個改良的第五方案,作為回應諮詢文件之選!

 

原文: [ 信報論壇 ] 林瑞麟的「狼來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