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王光亞,此一時彼一時矣!

京官王光亞在北京隔空批評香港公務員治港失敗:「他們過去是聽 boss(老闆),現在自己當了 boss,都不知道怎樣當 boss、怎樣當 master(主人)」!其實,他既是批評曾蔭權,更是想突顯他才是香港的「主人」,香港官員只不過是「聽他指示」。更甚者,他已擺出京官已不耐煩繼續扮開明的姿態,而赤裸裸地出口術將兩制變一制。王光亞是港澳辦官員,職責是捍衛一國兩制而不是反過來干預香港運作。他也應該對香港的制度有最基本的認識:香港講法治講民意講人權講程序,不是高官一句上馬就可以亂來的地方!他不應該輸出內地未完善的制度。

為什麼九七至今,政府的民望不論放什麼人當行政長官,基本上都沒有好過?一是因共產黨干預香港政府施政,二是因香港的憲制設計不容執政黨。

先說中央干預。試想想,自九七至今,多項引起香港廣大民怨的政策:九九年人大就居港權釋法的一百六十七萬事件、廿三條、零五年和一零年的政改方案、替補機制、今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國民教育、還有葛輝事件中葛輝指控政府明益iProA等,實情是中央政府的政策,強迫公務員扭曲香港一貫價值觀、行之有效的程序、政策與制度而達到政治目的。公務員﹣﹣不論是公務員出身的曾蔭權還是十八萬公務員,在明知政策行不通,但礙於政治壓力而必須執行這些政策之際,被迫要做出在香港社會被視為沒有常識的行為,是為民怨的源頭。在香港民怨火上加油的,是中央政府越俎代疱干預政府運作。為什麼京官可以干預政府運作?為什麼這些明知香港社會會反彈的政策政府也要執行?因為香港的特首不是由真正的選舉產生,卻是由京官欽點!若特首由普選產生,便敢於向北京說「不」,因為有人民作他的後盾。

這也帶出香港憲制的缺陷。一九八五年立法局引入間接選舉前,立法會只有官守和委任議員,沒有如今的常設委員會制度,也沒有草案委員會讓議員審議法例。當時絕大部份官員是英國殖民地官員:少量英國官僚制訂香港政制,由大量本地公務員,即署級公務員執行政策。在沒有選舉的香港,政府的權力是絕對的,唯一的制衡,是香港的官員受民選的英國國會監察,自由人權有最基本的保障。

但自九一年立法會引入選舉以後情況已大有不同:有常設的委員會監察政府政策、有草案委員會審議法案。九五至九七年間,彭定康引入的「新九組」,立法局民選議席的成份增加了,期間按立法會議員通過的重要私人條例草案,當時的港英政府也「無符」。

今天的立法會,直選議席有三十席,但「分組點票」令政府議案輕易通過,再加上《基本法》其它規定,立法會的幾乎只剩下否決權!倘若今天仍是英國管治,今天會如何?看今天立法會的組成、看今天多元化的傳媒和網絡,沒有票的英國政府也一樣寸步難行。

為什麼政府有權卻寸步難行,而且民望長期低企?特首不可是政黨成員(共產黨也不應有例外),內閣種入中央政府代表、找誰當局長沒有話事權,整個班底成員互丟蕉皮、行政會議召集人經常在傳媒前反對政府政策,加上在立法會沒有票,政府怎可能好好地制訂政策?

這還不算。正因為特首沒有真正選舉、香港沒有執政黨而立法會選舉制度畸型,政黨無法成為執政黨,便毋須憂慮政綱「不現實」選舉承諾不能兌現的後果,只需要撈取最多市民支持便可,越理性的政黨,為在這種環境中繼續生存,只有跟隨社會主流意見而越走極端。政府越沒有回應這些要求,民望也就越低。當然,筆者不是說普選就能解決所有問題,然而上述情況,一天沒有普選,一天都會持續,而且只會惡化不會改善。

在民主社會,「高高在上」的首相與總統,只不過是代國民管理國家,權力來自選民,也從來不是國家的「主人」,因為這個代理人做得不好的話,四五年便會被選民請下台。公務員更是市民的公僕,不會是主人。

王光亞埋怨的,其實是曾蔭權和香港公務員沒有學懂「當家作主」!當然,那個「當家作主」實際上是指,他們居然沒有自動自覺到能預視中央政府期望香港長遠來說要由兩制邁向一制,而主動加熱煮青蛙的水:為什麼廿三條要中央出手?為什麼要人大主動釋法?為什麼攪了這麼久香港人仍然「不愛國」?香港的公務員,居然要中央政府「指示」才懂立廿三條!

然而,誰人會將國家或地方元首冠以「主人」的地位?騎在人民頭上的共產黨!在什麼地方,官就是主人?內地!

九七前與九七後,公務員都是同一班,筆者相信那不是公務員的問題,那是環境所致。今天香港的問題,根源不是公務員,而是中共始終不肯給香港人真正自治:中央政府不信任香港人所以至今特首未有普選、他們認為自己是主人,包括是香港的主人,因此不理香港市民的意願,施加香港人不同意的政策,這是導致香港民不聊生的主因。現在王光亞代表中央政府反過來指控公務員,對公務員不公平。

原文:[ 信報論壇 ] 王光亞,此一時彼一時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