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只做好這份工,又想做領袖?

曾蔭權大談擔任領袖的條件?起初筆者以為聽錯了,知道特首提出的條件,更肯定他搞錯了。

特首在上周六在某智庫的論壇上,提出他認為作為領袖的八大條件,分別為誠信、愛國愛港、謙卑自省、抱持願景、勤勉用心、反應靈敏、重視溝通和有好的團隊。

在這「曾八條」中,誠信相信是最無容置疑的做人基本原則,謙卑自省、抱持願景、勤勉用心、反應靈敏和重視溝通,也是沒有人會反對的「領袖條件」,反而被時事評論員指為「空泛」(註一);更甚者,相信不少甚至大多數香港人,對於曾特首能否「謙卑自省、抱持願景、反應靈敏和重視溝通」,都抱有疑問,特首這樣說來,未免有欠自知之明。

但更大的問題在於,為什麼做領袖要「愛國愛港」?當然,特首「借題發揮」,其實在說的其實是他認為當特首的條件,而「愛國愛港」當然是中央一直掛在口邊的首要當特首條件,然而,什麼是愛國愛港,是否必然要等同愛黨,中央和曾特首的意見,未必與一般市民一致。

「有好的團隊」是領袖條件?

說到「有好的團隊」,就更反映特首對怎樣做個好領袖(不只是做好這份工),完全本末倒置了。為什麼這樣說?有好的團隊支援自己當然好,這包括如何選擇和成功組織一隊「好的團隊」,從特首的問責官員班子的民望評分看來,客觀事實是,特首顯然沒有組成一對好的團隊,又或者,這隊本來不錯的團隊,在他的領導下,表現未如人意。

究竟,是特首不能吸引香港好的政治人才加入他的團隊,還是他基於「親疏有別」– 這心照不宣的真正「曾一大條」– 因而不肯招攬部分人才?又或者是他自己根本無法激勵他的團隊「做到最好」,令他的團隊全都以「打份工啫」的態度行事,甚至是因為他本身根本就管理無方?嘗試回答這些問題,可以令曾特首和他的經驗,成為學習領袖條件的上佳反面教材。

要成為好的領袖,必須先做到知己知彼,才可能百戰百勝,但特首似乎未知道,或未能承認自己的短處和限制。特首「曾八條」中也有提到「謙卑自省」,但從特首的言行,市民和政界人士大概不易看出特首的謙卑和自省。相反,特首似乎只願意找來與自己意見一樣,或不會「say no」(說不)的人,把他自己圍繞。結果,特首以為自己「擇善」,其實只是「固執」,如此一來,根本沒有可能建立有效管治的團隊。

總之,「有好的團隊」是好的領袖所應該做到的成果,不是條件。反而,能知人善任,激勵團隊的表現,建立這好的團隊,才似是領袖的條件。特首似乎把果和因,掉轉了。

向邱吉爾學習

筆者一本非常喜歡關於領袖的書,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首相邱吉爾的領袖原則為題的《我們不會失敗》("We Shall Not Fail")(註二)。邱吉爾在一九四一年的一次電台廣播中說:「我們不會失敗或者退縮,我們不會鬆懈或變得疲倦…把工具放在我們手上,我們會把事情了結。」("We shall not fail or falter; we shall not weaken or tire…Give us the tools and we will finish the job.")這才是振奮人心,激勵每一個人民團結起來的政治領袖。

把香港任何政治人物與邱相比較,大概是要求過高,不過,不者還是希望指出書中提及領袖條件中的四點,與「曾八條」對比:

(一)溝通:曾特首說「重視溝通」,但事實上「重視」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怎樣溝通,溝通什麼;如果還要再提「重視」,恐怕就是並未有真的溝通,或者以為還可以選擇溝通不溝通!從邱吉爾的例子看到,他的文字質素和口才非常了得,別人比不上不足為愧,但重要的是這些年來有沒有盡力改進?

當然,比口才和演說能力更重要的,是領袖究竟溝通什麼?邱相溝通的訊息中,一視同仁,分享承擔,建立希望和信心,組織聯盟以共同合作,抵抗外敵。然而,曾特首這些年來,向市民溝通的訊息是什麼?市民的感覺,曾特首似乎只是個COO(運作總監),還未做到一個CEO(行政長官),只有運作而沒有策略,難怪香港社會失去方向。

「當奴領袖」

(二)包容:其實,書中說的是"be magnanimous",翻譯起來,可是君子坦蕩蕩、宅心仁厚、包容兼備。邱吉爾的領袖原則,以包容創造互信和忠誠,甚至邀請他的政敵「飲杯茶,食個飽」("Let’s have a cup of tea and a bit of cake together"),一笑泯恩仇,化解危機,而非找機會報復。當然,與"be magnanimous"相反的,正是「親疏有別」,一手製造並惡化社會的分化。

(三)長遠的願景和策略:缺乏長遠的願景和策略,正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對香港特區政府的主要批評之一,但我們從邱吉爾面對英國陷入戰爭的危機可見,他明知不能獨力展勝德國,便策略性地、一步一步地說服美國參戰,打敗納粹德國。然而,我們的特首卻把「長遠」策略重新定義,例如把重大決定如未來房屋政策拖延到離任前半年才公佈,把自己的「長遠願景」交給下任,令人啼笑皆非。

(四)有膽量向上頭說不:邱吉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任英國海軍大臣,屢屢挑戰其上級(首相和內閣)的意見,極力引進新思維、戰略和技術。我們的特首志在「做好這份工」,直到卸任一天,不會要自己冒上任何風險。結果,「上級」反而對其表現批評,一時說公務員「不知道怎樣當boss」,另一句又說特區政府「應按香港的情況為香港的未來進行…長遠的設計、長遠的規劃」(註三)。

對這些說話,我們的「當奴領袖」只能顧左右而言他,不敢照直說:「我們要當boss,就不要有個太上皇就香港事務指指點點,要真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自己決定。回歸了十四年多,根據基本法承諾港人自己選特首,取消功能組別,全面普選立法會佳遙遙無期,說什麼『不知道怎樣當boss』,都是廢話。」

原文:[ 信報論壇 ] 只做好這份工,又想做領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