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泛民勿重蹈連宋覆轍

想像一下若二零一七年,行政長官真由一人一票普選產生,那會是什麼景況?可以肯定的,是中央政府必定仍然會找出其合意的候選人,附以各種各樣的協助,包括財政、人際網絡、組織的人力支援等,共產黨會動員所有在香港的網絡為中央特首候選人助選。還有的是,一如今天,中共會「協調」有意參選的候選人,給予「安家費」,確保最終只有一個中央候選人參選,既避免會陰溝裡翻船,也為這名準特首製造受支持的形象。

選舉分票必輸

對手有財、有勢、有人,唯一的弱點,就是他必會只聽命於他的老闆,即出錢出人的幕後老闆,遇有香港利益與這些老闆意願有衝突時,他只會犧牲香港人的利益。至於民主派,且不要說最終能否勝出,民主派要找一個有足夠份量的候選人與之對壘,獲市民支持是民主派候選人的最大後盾。為何要找「一」個候選人?因為即使民主派只有一個候選人,與中央候選人對壘的勝算也是未知之數,如果民主派候選人多於一個,大家便注定搶票。

這是杜撰的劇情嗎?一九八七年,南韓軍事強人保守派的全斗煥卸任,南韓舉行總統選舉,民運領袖金大中與長久戰友金泳三分裂,分別參選總統,結果分薄票源輸了給全斗煥親信盧泰愚勝出。同樣的情況,在台灣也出現過。二千年李登輝卸任,總統大選國民黨連戰與退黨的宋楚瑜同時參選,結果非民進黨選民分票,宋僅以百分之二選票落敗,讓陳水扁漁人得利!

這些都是歴史的教訓!將經驗套在香港:即使民主派有逾五成選民支持,但卻一定容不下兩個實力相若的候選人。倘若泛民多於一人參選特首,結果只會讓中央候選人吹著口哨輕鬆當選。而泛民初選,就是建立一個公平的制度解決矛盾。

初選由市民決定泛民代表最公平

要決定誰有能耐代表泛民、代表香港市民挑戰中央候選人,當然應該以最受市民支持的人為首選。可是,誰決定誰最受市民支持?當然不能由幾個政黨的高層大家傾妥,因為這個大家協議的人,其實並沒有認受性。要找出這個人,總得有個方法。民主黨建議初選,相信市民會比較接受。再者,有意參選特首的候選人,在初選時要詳細闡述政綱,有了初選的熱身,泛民候選人在真正選舉中,更能獲得市民祝福,也早已獲得參與被選投票的市民的民意授權。初選的好處,是選民選出泛民代表時,已得知不同人的政綱、社會政策取向等是什麼,獲得支持的人,是連帶政綱獲得市民支持。相信民主選舉的人,應該明白,民意授權,必須經過普選洗禮。泛民的候選人要獲得普羅選民的民意授權,代表泛民與中央候選人對壘,初選其實少不得。

反對來說,現時的特首,理論上也是由間接選舉產生︰一千二百人的小圈子,也是由市民選出代表市民投票「選」特首,可是,特首就是因為沒有受普選洗禮,政綱沒有經過與選民在選舉中辯論投票,這是香港人從來不認為曾蔭權能代表香港人。

筆者必須指出,提出二零一二年特首選舉泛民初選,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泛民特首初選,是泛民預備二零一七年特首選舉必須要經歷的。要做到容許所有市民投票的泛民初選順利運作,我們必須及早準備,並在可行的情況試驗,了解運作的困難,以便二零一七年真正舉行初選前解決困難。正因為二零一二年特首選舉泛民初選擔當著另類任務,那是一些其它提議如用民調決定泛民候選人等建議所無法取代的。

自泛民特首候選人初選的概念提出以後,有些人大撥冷水,反對的理據包括︰「勞民傷財」、選舉應先有「議題」然後才定人選,以及初選會「傷感情」。但凡選舉均花費巨大,但支持民主的人都明白選舉背後的意義,是要透過一個公平的制度,選出一個市民接受的人選。若可以用「勞民傷財」這邏輯否決初選的話,難道泛民應該認同林瑞麟的論調而支持政府提出的替補機制殺掉補選?再者,明白選舉的遊戲規則、支持民主的人,也應該明白選舉是將自己的理念放在陽光底下讓市民選擇,只要選舉是公平,勝了固然可喜,輸了也應該接受選民的選擇。正因為要避免「傷感情」,泛民都支持民主,相信民主是目前最好的制度,訂定一個公平的制度,讓市民選出泛民的代表,遊戲規則公平,那才不會傷感情。至於議題,在初選的時候,各有意參選者,不是會提出自己的政綱讓市民選擇嗎?

當然,傳媒比較喜歡報導用iPad投票,那只是要避免市民重複投票的方法,傳媒報導的焦點,非提議初選者的原意。

原文:[ 信報論壇 ] 泛民勿重蹈連宋覆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