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誰玩轉了大龍鳳?

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問香港,本來與其他國家領導人之前訪港沒有太不一樣,走走看看一些地方,「親身接觸」一些「精心挑選」的「香港市民」,送些大禮(由經濟措施至大熊貓或大電視機、茶具也好),對示威者視而不見,對泛民最多只遠遠一見而不聞。這套大龍鳳樣板戲大家都習慣了,一般市民也沒有更大的「過分」期望。

所以,這次李克強副總理訪港,本來也無異樣。他帶來的禮物不錯,但早在預期之內,即所謂「市場早已消化消息」,中央政府宣佈香港發展離岸人民幣業務的政策措施等雖好,但亦無意外驚喜。而且,香港需要國家,國家也需要香港,大家互利互惠,本不應渲染什麼感激流涕。

李克強的個人表現也算中規中矩,沒有說太多的話,更沒有說令人覺得不該說的話,也沒有為香港明年特首選舉「跑馬仔」添油加醋,就算是他在香港大學的講詞,不計港大的混亂和警方的處理,就算有人不滿他坐在「龍椅」的安排,李的表現也算得體,香港市民本來對他留下的印象普遍應該是不錯的。

擦鞋仔弄巧反拙?

那麼,為什麼這個(相信)本來是中央政府要振奮香港人心,給我們「feel good」的訪問,本來目的是要表達中央政府對特區的愛護,和對特區政府甚至特首曾蔭權和其班子表達的支持,結果卻令這麼多香港人不快,心中不是味兒?

對大部分香港人,我們會把李克強副總理的名字與歌手李克勤混沌,至他到訪後,香港人都弄清楚他的名字了,但對他「不幸」的,是他的名字今後將在香港與警權過大、無理限制新聞採訪自由,和警察「佔據」港大掛上不解關係。為什麼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要這樣地把好事變壞,把一場本來稱職的表演變得怨聲載道?

理由是香港政府和警方過於「呵護」國家領導人,「擦鞋擦到上心口」,弄巧反拙?又或者是北京的要求,這樣才以特高規格款待,切合領導人所需的安全保護?雖然有證據可作比較,這次李克強訪港比之前其他國家領導人的「受保護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不是回應香港的示威者愈趨激烈,唯有加強保護,擴大「核心保護區」,不計與人民距離愈來愈遠?還有,不准記者如前採訪,大部分場合連拍照和影片都不准,政府新聞處成為了香港版「中央台」發片,有場合中香港記者不能得知李克強說了什麼,竟然要等新華社發稿才知官方版本!

究竟這些我們香港人普遍認為「過分」的處理和保護手法,使香港政府和警方的決定,還是北大人的意旨,筆者沒有什麼內幕,更無意創作自己的理論。不過,顯然無論是哪邊先「提出」,另外一方也沒有反對吧?當然,如果是中央意旨,港方根本不敢反對。

牛鬼蛇神鬼拍後尾枕

重要人物到訪,包括國家領導人,加強保安當然無可厚非,但在這次李克強副總理訪港期間,本地社會氣氛不算特別差(連不少示威者老實說根本放了暑假),國際上也不見是有什麼高危情況影響,最壞也不過是幾聲抗議聲音騷擾副總理的耳根清靜。但警方卻要以最擾民的方法處理,令無論是中西區的主婦、中環灣仔的上班族,以至香港大學的師生,全都怨聲載道,當然還有那位麗港城穿「數字T恤」的倒楣「通緝犯」。值得嗎?

對香港權力核心保護區內的建制內人士,得以表現忠貞,當然值得。令人覺得生鬼得意的,是李克強離港後香港政府相關人士的出位言論: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以「完全是垃圾」回應對保安安排侵犯人權自由的批評;警務署長曾偉雄說執法時沒有政治考慮,但卻劃蛇添足地加了一句:「市民示威權利不能凌駕於其他人的安全之上」。

但可以獲得「最無厘頭」及「鬼拍後尾枕」金獎的,則非范徐麗泰莫屬了!這次她的「金句」包括:「香港有自由,但應只在自己的家及自己地方」、「領導人到訪,應該給最好的一面他們看」、「領導人去到內地其他地方,也有同樣做法,如果完全沒有控制,就被人感到香港控制不到場面」等等!市民終於聽到這特首疑似候選人的「真情對白」,終於清楚聽到她說出她的心歸何處(當然是向北),更不禁令市民要問,李克強何必來香港,找套新華社紀錄片看看便可。

總之,這些「垃圾」言論,證實了我們早知的道理:這些當權者要透過這些牛鬼蛇神,進一步給香港人洗腦,要我們習慣和接受,香港要全面與內地接軌,包括完全接受黨的權力和謊言,勝過道理和真相。

反之,香港大學校長徐立之,近日在壓力下,由最初不認處理不當,至今批評警方處理學生示威的力度和手法,導致學生受傷而令「港大不能接受」,雖然有人可能仍然會批評徐立之虛偽,立場不一致或只不過諉過於人,不過,從另一角度想,校長在學生和舊生等壓力下改變立場,其「問責」和「聽從民意」已經比一眾香港政府的官員勝過千倍。徐立之也許本「有口難言」,但最後總算說了一丁點人話,相比之下,香港一眾高官卻寧願繼續講其謊話,指鹿為馬。

 

原文: [ 信報論壇 ] 誰玩轉了大龍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