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特首選舉之「建制內部競爭下的四型選委」

特首打吡跑馬仔開始入閘了!首先入閘的CY,雖然只自稱「備選」,已經令馬迷起哄;但同時范范未入閘已經退出了,另一自稱也想為馬迷服務的葉劉,卻慘無馬迷落飛。本來大熱的亨利卻一直留在沙圈徘徊,而泛民馬房則仍未決定哪隻名駒落場,更擔心不能取得入場券。

這就是香港的特首選舉。以馬仔形容我們的政治「領袖」,不是為了不敬,只是這場小圈子選舉根本不是正常的選舉,只能這樣形容才能顯示其荒謬。特首選舉明顯被操控,與賽馬相比,實無意影射賽馬不公平、公開、公正之意,筆者先向馬會致歉。

內部競爭難避免

距離明年三月特首選舉只有半年多時間,而十二月初選舉委員會選舉亦將率先舉行。上次於二零零六年底的選委會選舉,明確地有兩位候選人參加,但這次特首候選人形勢未定,考慮參加選委會選舉的候選人,現在距離提名期只有一個多月,他們參選是為了什麼,支持誰,都未明朗化。

事到如此,是中央的設計還是無意?筆者當然沒有內幕消息,自己亦非中國政治專家,但過去一直以為中央以穩定和諧為上,應不想見到建制派自己出現內部競爭, 免傷和氣,寧願再演建制、泛民單對單的大龍鳳,「安全系數」才屬最高;所以筆者一直以為可以「傾掂數」,但事實卻並非如此,也可算是「爆冷」。

至今這形勢,原因為何?是因為梁振英不肯罷休,還是因為曾蔭權政府民望太差,施政失誤拖累唐英年,間接令唐對辭職全力參選遲疑不決,進退維谷?還是因為中央也求變,為未來香港新政治環境試個新實驗?答案可能是「all of the above」(以上全部)。

的確,在過去數月的發展,客觀可見的是中央在過去數月的表現,可以說是越來越接受有競爭的選舉(只要任何可見結果都在其可以接受之內,就算這可見結果不止 一個)。事實上,如果建制派有兩人獲提名參選特首,中央要介入左右結果,相比建制與泛民的不公平競爭,將會更難,亦肯定更加難看。

雖說建制內部競爭會傷和氣,但連泛民也可以進行內部錯選,反正泛民即使得到足夠提名也在選舉中必敗,建制派的內部競爭未必會增添現在派內分歧,只要中央有 信心可以在事後「和諧」他們,其實也無傷大雅。更重要的是,泛民說要為二零一七普選特首作操練,可能「一言驚醒夢中人」,中央改為要求建制派做場好戲,除 了表演「有競爭的選舉,不一定要有反對派」,可作有競爭的自己人熱身賽。表面冒分裂之險,其實除笨有精!

四型選委定勝負

好了,假設梁振英和唐英年一同獲得提名參選,選舉委員們會如何決定怎樣投票?先不算那可能為數一百至一百五十上下的泛民選委,一千人以上的建制派選委,其 實已經足夠決定結果,所以,泛民可以影響結果的機會不是零但不會太高,最重要還是要先看建制派選委,會憑什麼決定如何投票?以前,他們只有一個曾蔭權或董 建華,這次唐、梁二人中選一,他們各有支持,建制選民即使「變節」,要被「數票」揪出,也不容易!筆者總結,建制選委如何投票,可能有三種考慮、三個分 類:

(一)鐵票型:真心支持其中一個馬房的鐵票,這些可能包括個人關係或「真兄弟」、組織關係,以至「較弱連繫」的界別關係(例如一般相信工商界比較支持唐英年);問題是,在一千多名建制選委中,有多少人屬於這類形,當中支持二人的數目如何比較?

(二)聽話型:中央與中聯辦的取向,不能假設必然相同;中央即使容許建制派內部競爭,不代表完全沒有任何傾向;就是中央肯放手,也不代表中聯辦真的不會插 手,畢竟引誘可能真的太大了。假設以上第一類的鐵票不能輕易被影響,第二類還是聽命中央或中聯辦的,可能佔了這一千多建制選委的多數,始終,「聽話」是他 們的本性,也是他們被「栽培」的原因。問題是,中央最後會否有任何指示,或多於一個指示(即也許有人假傳聖旨)?

(三)功利型:世界仔女,最緊要為自己!不少人參選選委毫無政治理念可言,甚至更以「不懂政治」自居,他們參選目的,是為了接近中、港當權者,表示忠誠的 機會主義者;他們投了某人的票,最好能讓這人知道,希望一朝論功行賞。這類型的建制選委,為數其實不少甚至可能最多,更有趣的是,第二類的聽話型可能不少 其實是功利型,表面聽話,實際隨時陽奉陰違。這類型的建制選委,尤其在專業界別中為數不少,肯定比泛民的一百五十上下之數多得多,足以影響結果。

(四)最後的第四類選委,就是那一百數十的泛民選委了。從之前分析可見,若泛民選委以為可以在建制二人競爭下「投城」一方以影響結果,希望可以與下任特首討價還價的機會不大,過去經驗中,當選後的特首也不過把泛民打回冷宮,泛民無謂太多妄想。

若然一千二百名選委可以這樣分類,唐、梁兩人應如何訂出策略,爭取勝出?如果我們先假設中央插手有限,兩人大概會先鞏固第一類鐵票,透過民意令中央不便插 手作梗,令自己的勝出「賠率」越低越好,從而吸引更多第三類的機會主義者為了投勝利者而投票。中央的「上帝之手」大概不會完全不動,不過,他們最不會容許 的底線,不是不讓唐、梁其中一人當選,而是不能讓泛民有任何機會成為影響結果的「決定性第四類」,所以,留下一名泛民候選人參選,吸去全部至絕大部分泛民 選委的票,對中央反而可能更「安全」。

無疑,以上的選舉形勢角力,可謂香港獨有,只因根本不民主。就算是二零一七年有所謂的特首普選,以上四類選委只不過變成了四類提名委員,提名門檻更要保證民主派候選人比現在更難入場,免生「不能控制的結果」。

既然如此,泛民為何要參選特首,支持者為何還要參與選委?筆者下週再談。

原文:[ 信報論壇 ] 特首選舉之「建制內部競爭下的四型選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