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圈可點 ] 港資訊科技政策落後

筆者剛在本周於澳洲坎培拉參加完一個名為 FutureGov的電子政府研討會,與會者包括 200位來自澳洲和其他地方如歐洲、北美、亞洲等的各級政府資訊總監和其他專家,筆者有幸是唯一獲邀參與的香港人。
在討論中,筆者的第一個印象是,香港的確是一個福地。當不少來自西方國家政府的代表都談及如何運用虛擬化和多雲計算技術面對收緊開支,我們的政府正在為如何向每名市民派 6000元而頭痛;香港的資訊技術開支多年來穩定增長,有增無減已經是業者幾乎當作必然的事了。
就是當與會者討論關於資訊保安和私隱的問題時,雖然香港也發生過一些事故,他們都對港交所受攻擊有所聞,但至少我們不用在 911後面對同樣程度因恐怖主義襲擊威脅產生的壓力。
美國固然這樣,就算是澳洲人也埋怨,雖然他們國家被評為非常安全,但仍然花了巨大資源加強保安,似乎有點浪費,但又不能不做。

應以改善施政為目標

不過,在兩天的討論和分享中,筆者強烈感覺我們雖然身在福中,但卻未盡全力。電子政府發展面對的問題不在於技術,而是應該成為政府政策基本的一部份,能夠計算技術的應用對政府管治的效果,但我們在香港似乎相對缺乏這樣的分析,也很少人包括政府官員會把改善政府管治能力與資訊科技放在一起考慮。
例如,人家敢於容忍及方便市民提出批評意見和敢於回應,會把政府使用社交媒體真的視作為政府與民眾雙向溝通的方式,而並非只視為公關工具。
當其他政府的人員談論分享服務時,他們也承認令不同部門肯分享數據而面對的困難,香港的情況其實一樣。但當其他管理的人員分享他們面對開放資訊和保存檔案而面對的困難和挑戰時,我們在香港根本連相關的法例都未有。
最終,分別在哪裏?外國的政府官員在討論他們的資訊科技政策時,他們都認同這些應用有助他們國家鞏固其民主傳統,改善政府管治。
透過這樣,政府才得到市民和選票的授權繼續執政,開放和民主精神是他們公共政策的引導思想,推動電子政府的靈魂精神,這就是與我們香港的最大分別。

原文:[ 可圈可點 ] 港資訊科技政策落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