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為什麼香港容不下外籍「桃姐」?

上星期高等法院就外傭爭取居留權的司法覆核案作出裁決,裁定入境條例對外傭居港權的限制,違反《基本法》永久居民資格的條文。政府一方提出外傭僱傭合約對外傭的各種限制,主審法官林文瀚認為不足以令其喪失申請通常居港資格。

案件涉及約十一萬七千名在港工作七年或以上的外傭申請通常居港的權利和資格,有市民擔心大量外傭申請居港,佔用香港福利和社會資源,自然引起社會關注。法官在判詞最初的幾段中,指出法庭尊重市民的表達自由,但公眾討論不應左右法庭的司法權力,而法官亦只應就案件的憲法問題作出裁決,他的責任是「以法律解決問題,不會理會任何其他基於政治或社會經濟考慮的論點」。

法治精神不是廣告標語

雖然法官在判詞中明確表示在裁決中沒有感到壓力,他也無意阻止市民討論,但他也說了一句:「與政治程序不同,法律程序是不受任何遊說影響的。」正因「司法獨立是對法治信心的基本」,他的裁決只關乎申訴的法律理據,並非對外傭應否獲得居港權的判斷。

法官花了數頁紙的篇幅說這些話,其實是對我們社會和政府的一種警告,因為不少人、政黨和其他團體的討論,已經達到危險程度。雖然幸好仍然未有政黨或政客敢膽出來批評法庭的判決,但他們肆無忌憚地攻擊申訴人的代表大律師,和乘機打擊她身為成員的政黨,已經對法律程序構成威脅。

尊重法治精神不能只當作廣告標語,只用來向外宣傳香港的「優勢」的「空口講白話」。當政府自己因不能從法庭獲得其喜歡的判決,不肯在本地透過立法機關更改法律處理,卻為了得到欲見結果,一再「屈機」以人大釋法來達到目的,說不會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和法治,簡直是廢話。香港政府就是「齊宣王」,法治精神就是它的「鍾無艷」。

除掉正義女神的矇眼布

外傭居港權案的裁決公布後,帶頭跳出來在法庭外示威,去政府總部請願,支持政府上訴的政黨和團體,他們看過法官就案件的判詞嗎?他們有對裁決法律觀點提出意見或質疑嗎?他們只是不滿意結果。對他們來說,最好法律也是給他們操縱的一種政治工具,把正義女神的矇眼布除下,跟隨他們的政治目的,甚至部分市民認為的利益,作出決定;如果裁決仍然不能讓政團滿意,就換個更高、更大,更認同「目標為本,不擇手段」的另一個女神,進行釋法,便皆大歡喜了。

這種手段,我們當然可以理解為民建聯、工聯會等政黨和政團,在這選舉期間「抽水」的「指定動作」,但影響選舉結果事少,玩火而永久損害香港的法治事大。這些政黨、政團不只「禮義廉」,其實他們和他們的支持者也甚為無知。例如,電視訪問上週日參與民建聯遊行反對外傭居港權的一名示威者,他竟然說現在裁決容許菲律賓外傭申請留港,將來若是印傭、泰傭都可以的話,怎樣算好?天呀。

不過,這些對他們並不重要,因為他們的目的是選票。傷害香港的法治不重要,因為他們的「母親黨」比法律大,民主、法治和建港對他們都只是廣告術語,反而事實上,只要達到母親黨的目的,不惜亂港才是真的。

如果有人不贊成外傭得到居港權,甚至居港的申請權,就先要問,為什麼這個政府回歸十幾年仍然什麼也沒有做,以及早修補這「漏洞」?不修改本地法例,又不敢尋求修改基本法,怎能反而責備爭取法律下容許權利的外傭和代表他們的律師們?然而,星期天在港台《城市論壇》上看見當年掌管相關政策的葉劉淑儀的評論,認為應向人大尋求釋法,心中不禁出現一個疑問:回歸後負責相關政策的官員,一直沒有處理這「問題」,現在應該負上什麼責任?

行政擅創法外限制

以「攻利主義」為本,爭取政治本錢為最重要目標的政客,加上一個無能和失去管理意志的政府,會把香港的核心價值破壞至什麼地步?

不過,有幸的是,香港還有不少理性,真正尊重法治和司法獨立的普通市民。那什麼外傭僱主協會的主席在《城市論壇》上說,外傭收了工資,已經是合理和所有應得回報,筆者的朋友聽了他和葉劉淑儀的說話後,告訴我們,這什麼外傭僱主協會不代表他;相反,上週五裁決頒布後,他們一家人與他們的外傭聚在一齊,花了一個晚上研究了判詞,聽取了法律意見,決定支持他們的外傭申請居港。

他們家庭討論的結論是,我們的政府正在濫用一種不是來自普通法,也非基本法賦予的權力,無需諮詢社會,更繞過立法會,自行創造各種方便自己但無視法律的創意概念和政策限制,由「核心保安區」到「非通常居港」,都是這種濫權下的產物。而這法律意見的分享,正是來自朋友今年才成為大狀的兒子,也是這外傭照顧下成材的年輕人。

筆者想,以前的香港可以有「桃姐」和 Roger,今天更富有的香港社會為什麼容不下外籍的「桃姐」們?

附加連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