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Demystifying Jobs

蘋果主席及前行政總裁喬布斯上週逝世後,至今還未到一星期的時間,但「教主」魔力沒法擋,全球對喬布斯的悼念,幾乎達到瘋狂程度。試問有誰能夠在離世後,不只成為報章頭條,更同時登上時事、科技甚至娛樂雜誌的封面?喬布斯已經不只是位世界級的偶像人物,更已經成為罕有的世界級「跨領域英雄」(crossover hero)人物。

喬布斯的偉大之處在哪裡?在商言商,喬布斯的蘋果在財務上固然非常成功,富可敵國;尤其蘋果近年的產品,更是成功改變了這一代人的生活,其影響的確超越暢銷產品的層次。

The Comeback Kid

喬布斯之所以能夠如此感動人心,除了因為他的表達和感染能力,既令蘋果的產品發布會都能成為引人入勝的網絡大事件,更令蘋果能一直吸引和保持一眾「粉絲」,由七、八十年代較小眾的個人電腦,至今天的iPhone和iPad,都印證了蘋果這個品牌奇蹟。試問除了蘋果,有誰會自認微軟或IBM的粉絲?相信沒有,現今的科技龍頭中,這品牌吸引力,就是(筆者認為)最為接近的谷歌和Facebook,都還相差甚遠。

不過,在大家近日重溫(或才首次認識)喬布斯的一生時,未知有多少粉絲有想到,其實喬布斯以前不是一直都如此受到「萬人景仰」的,他的事業也曾有失敗的時期,也曾經推出過一些失敗和滯銷的產品,例如Lisa個人電腦和Newton電子手賬等;八十年代他與當時的蘋果行政總裁斯卡利(John Sculley)的鬥爭,難說誰是誰非。

當然,結果蘋果還是要邀請喬布斯回巢,公司被再帶上最高峰,喬布斯固然功不可沒。喬布斯誠然不可能親自設計所有的蘋果產品和策略,但公司的確帶有他的個人影子:帶點自負兼自傲,要求極高,對內團結但與外界不太合群,可說還帶些神秘感。難怪人稱喬布斯為「教主」,有時蘋果真的有點似一個宗教。

但最重要的是,喬布斯的一生,並不一帆風順,更顯得成功非僥倖:生為孤兒,無錢讀大學,創辦蘋果卻被趕走;與家人關係欠佳,「晚年」才努力修補。一切都是屬於一個在失敗後再接再厲而成功的「comeback kid」,但最後在高峰仍然敵不過病魔的悲劇人物。

The Monopolist Innovator

喬布斯的成功,並非來自他和蘋果的溫柔婉順,在蘋果一系列外型美觀的潮流產品背後,是一個又一個的強硬而壟斷的商業模式:封閉的硬件、操作系統,不透明的App Store,但就是漂亮和「好用」。相比之下,而自命開放的谷歌,反而會被批評為偽善,蘋果可說是「明刀明槍」了,反而被人受落;微軟和谷歌面對的壟斷指控,反而比蘋果多。

喬布斯的蘋果產品,多數為建立於前人的創作的再創新,但他引入的改良,就是能把原來的概念完全改變過來,所以,Mac就不再是一部個人電腦,iPod不再是一部音樂播放器,iPhone不再是一部手提智能電話,iPad更不可能再是一部平板電腦。

喬布斯就是能夠把科技概念與使用者的盼望連在一起,再建立一個滴水不漏的商業模式。結果,不是iPod的威力,是iTunes;不只是iPhone和iPad的吸引,背後是依賴App Store。

雖然於此,無人能否認喬布斯是個徹頭徹尾的創新者,因為別人看到的是技術和產品,他可見和實行出來的,是人的生活的創新。這才是他和蘋果最成功之處。

A Jobless World

不過無論怎樣,我們今天就要進入一個「後喬布斯世界」。筆者還是傾向相信,我們仍然會繼續從蘋果得到新推出的創新產品和服務,始終,蘋果公司不是一個人,蘋果文化也不只是一朝建立。

但除了蘋果以外,人們喜歡談論的另一熱門議題,卻是「誰是下一個喬布斯」?無疑,對喬布斯的仰慕,已經變成了對傳奇延續下去的期盼。華爾街日報一篇評論文章(註一)中,提了幾個名字:Facebook的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日本Softbank的孫正義、阿里巴巴的馬雲,和阿馬遜的貝佐斯(Jeff Bezos)。這些人當然各有千秋,但總體而言,仍然無人現在可以與喬布斯相提並論。

下一個喬布斯是誰,甚至還有沒有下一個他,誰知道。但筆者愚見,與喬布斯層次最接近和最「似」的,還不是微軟的蓋茨。曾幾何時,蓋茨其實也有過「潮」的日子,相反就是憑他帶點老套的「nerd」氣,也曾經為不少人的偶像;今天的微軟也許霸道不再,但實力猶在,也許就是等於以後有一天歸於平淡後的蘋果的樣子。喬布斯走出蘋果再創業,成功後回朝再創高峰;蓋茨沒有被迫走,但也退了下來,專注發展他「投資」(不只是捐錢)的慈善事業。蓋茨所擁有的社會責任觀,也正反映出喬布斯最缺乏和最弱之處。

附加圖片
喬布斯與蓋茨於 All Things Digital (2007)

附加連結
刊於2011年10月11日信報論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