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是什麼佔領了我們?

「佔領華爾街」席捲全球,由美國紐約開始,蔓延到歐洲以至全世界百多個城市,包括香港。不過,各國和城市的經濟和社會情況不同,自然這些反對抗議的主題和訴求都不盡一樣。

以歐美而言,在金融海嘯後,它們政府用巨額公帑挽救了多家銀行和金融機構,但人民只見這些團體炒作如常,高層花紅甚至有增無減;然而,經濟並無起色,不止銀行可以倒閉,連政府都出現危機,影響整個歐洲,政府財困自然要緊縮開支,普通市民首當其衝,福利被削、人工被減,公務員連退休都要被推遲,以減少公積金壓力。雖然美國情況沒有歐洲嚴峻,但在奧巴馬任內美國人也看不到什麼改善,人民的耐性似乎也顯得有限了。

憑什麼佔領中環?

不過,亞洲的經濟情況與歐美實在不一樣,至少在金融海嘯後沒有出現同樣情形,不少地方如香港甚至在上個低潮後快速反彈。所以,這裡近年來的問題不是經濟沒增長,銀行倒閉,政府無錢而要緊縮開支甚至加稅,我們的政府反而要派我們每人六千元,但贏到的竟然是喝倒采,仍然不是鼓掌聲!因此,由「佔領華爾街」演變出來的「佔領中環」只不過變成為了反對建制、大企業的不滿大雜碎。

就像這個例子,可看部分示威者究竟知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筆者周末在電視上看到記者訪問一位在「佔領中環」中的年輕人,他解釋他參與示威的原因是:「香港的市場根本不是自由市場,連反壟斷法例都沒有,算什麼自由市場?」筆者聽後真的不知怎樣是好!自由市場怎會「應該有」干預市場的反壟斷或競爭法例?他是崇尚自由市場,又怎會來叫「打倒資本主義」口號?

留守中環的示威團體,當中還包括反對強績金的組織(或者他們是反對銀行收取過高的強績金服務費?),和一眾根本已經「留守中環」多年的雷曼苦主,這些怎說也不似左翼訴求,也不似「打倒資本主義」的典型要求。

資本主義是箭靶?

好了,就算是要「佔領中環」,那麼又該用什麼來佔領它?

一如陳景祥昨天在其《打倒資本主義?!》一文(註一)中說:「在香港,要推翻資本主義的人應該不多吧?叫喊打倒資本主義的人,他們心目中理想的「主義」又是什麼?」就連之前提及那位出來示威,反對社會現況的年輕人,不自覺間也說出來了,骨子裡原來他也像一眾「香港仔」一樣,也是支持自由市場的。

所以,筆者不相信,「佔領華爾街」或尤其其他的「佔領」行動將能持續多久。就算在經濟差極的歐美國家,「佔領」運動也不少程度上是直接因為當地的緊縮措施(香港至少反而是政府增加開支、建新居屋,甚至派錢!),加上大選臨近,美、法等國家的抗議運動都有企圖影響選舉結果或政客立場的政治目標。

不過,話雖如此,資本主義也可真是出了問題,或至少如陳景祥引述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所說(註一):「這是個把損失就社會公有化,把獲利就私有化的制度,這不是資本主義!這不是市場經濟!」怎樣才能醫好資本主義,令它更公平和富於同情心的(compassionate)?

說「財富再分配」為搞分化?

這樣說並不代表走向「財富再分配」。香港特首曾蔭權在他新一年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註二)中,不知是無意還是無知,也犯了同一錯誤。在報告中「未來挑戰」部分(第一百九十一至一百九十二段),曾蔭權說:

「第一,貧富差距帶來所得再分配的要求。隨着經濟全球化,工作職位兩極化,全球人才競爭本地條件優厚的工作,而低技術工作收入則停滯不前。再者,由於科技發展及工業北移,本港部分藍領與中層管理職位正逐步消失,即使保住職位亦要提升技能,應付知識型經濟的需要,貧富差距由此擴大。因此,社會出現一種呼聲,希望政府介入所得再分配,以公共政策及財政手段縮窄貧富差距,市民對政府角色的期望越來越高。

「貧富差距已變成結構性社會矛盾。處身全球化經濟和高端行業,例如金融業,工資會持續增長;相反在低端服務業,收入會停滯不前;而中層工作的消失,也減少市民向上流動的階梯。香港是城市經濟體,這種由全球化衍生的貧富差距會更加突出,我相信這問題是難以徹底解決的,但我們會用各種政策措施去緩和矛盾。」

他在說的是,是因為全球化,他無能為力,但卻不會進行所得再分配。然而,這是典型的轉移視線:香港的問題不在於貧富差距的擴大,不直接因為富的愈來愈富,是在於貧的真的愈貧;問題在於,貧的沒有機會找到有尊嚴的工作,他們的子女在這富裕社會卻要挨餓,老人家要去拾荒,年輕人絕望無法向上游。

可惜,像特首這樣的言論,沒有正視問題,只令社會更分化。人只看見認為對自己不公平的,卻看不到別人的困難,反而找理由不去幫助。世界上各國政府在處理這矛盾和衝突上,大致都未能平衡各方應得。

市場系統的失敗,怎能只歸咎於有些人和企業的貪婪或「霸權」?問題還是政府管治的出了問題,而這可能卻是源自人們的自己的價值觀和同情心的失落,而非因為資本主義或社會主義等的失敗。與其佔領華爾街或中環,應否先想想是什麼佔領了我們,嘗試重新佔領我們自己的內心,重新改造和構建我們的核心價值觀,不要和資本主義企業一樣,同樣只管個人利益最大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