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博客 ] AsiaD 四大天王

香港的科技會議和活動很多,但一般都是頗為商業性的研討會或展覽,較少比較中立和針對高層、以頂級業界人士主講的聚會,上星期的All Things Digital Asia科技論壇(簡稱「AsiaD」),可算是近年罕見的大事。

事實上,All Things Digital(「D」)是傳媒集團道瓊斯擁有的品牌,由《華爾街日報》資深科技記者Walt Mossberg和Kara Swisher主持的大型會議,以他們的業界關係和地位,邀請各主要科技企業的高層和「精選」的創業者,與他們在台上交談。與演講者「自說自話」不同,這些「台上訪問」是頗為不留餘地的,講者「透露」的自然較多、較深入。

就是這次的香港AsiaD會議,就齊集了谷歌、Twitter、微軟、蘋果、三星、雅虎、阿里巴巴、HTC、華碩、新力、華為等企業高層,甚至老闆本人(如阿里巴巴的馬雲、HTC的王雪紅、雅虎的楊致遠等)。這次因為會議在亞洲舉行,較多亞洲公司;而蘋果本來也有高層出席,但因為蘋果為喬布斯舉行員工追悼會的原因不能來港。

楊致遠苦口難言

就是AsiaD的第二天,直最主要的全天節目的十月二十日,筆者和其他的參加者能在一日之內與楊致遠、馬雲、Twitter創舉人Jack Dorsey和美國前副總統戈爾這四大天王接連近距離接觸,可說是筆者畢生難忘的一天!

D的傳統,是不提先公布節目程序,所以,筆者和不少與會者都有點期待,萬一楊致遠與馬雲能同台出現,在台上公開談判收購雅虎事宜,豈非精彩?筆者相信主辦者也曾經嘗試爭取過,就像四年前的D,蘋果的喬布斯和微軟的歷史性蓋茨同台,就是個例子。可惜,結果沒有成事,楊致遠先打頭陣,馬雲在隔了一位講者才登台。

楊致遠的訪問,令人清楚看到,雅虎的確缺乏方向。楊致遠不斷說雅虎要成為「最重要的數碼媒體公司」(premier digital media company),但卻無法解釋這是什麼,對主持Mossberg的其他問題,由聘請公司新行政總裁至公司「賣盤」,楊致遠都只能不置可否,只說什麼都可以考慮,說了等如沒有說過。

楊致遠的表現固然令人有點失望,但想深一層,在這情況下,他還可以說些什麼?這他自己當然知道,所以筆者反而對他仍然肯上台接受主持的尖銳訪問,對他的勇氣和尊重承諾更敢佩服。不過,主持也問了他認為中國對媒體的查禁對創業者有什麼影響,這問題與他公司的前途沒有直接影響,但他仍然帶聽眾「遊花園」,這才真正令筆者感覺可嘆。楊致遠之不能說,比他所有說了的更「loud and clear」!

馬雲是最佳公關化裝師

楊致遠的有口無言,正與馬雲的信心爆棚、談笑風生、無所不談,相映成趣,亦現實地反映出雅虎和阿里巴巴兩家公司的現況。馬雲是「土生土長」的內地人,但他的英語表達能力之佳,面對尖銳問題的能力,比美國人更厲害,實在是個異數。

問他為什麼要收購雅虎,他說因為雅虎是他當年的偶像;問他收購的財務安排,他說錢不是問題,但笑說自己的錢不夠;問他中國是否只懂「山寨」,他說中國人尊重創新,但沒有人能用的東西是無用的,而他自己就最重視知識產權,包括他最近與淘寶用戶的爭議,指他的目的正是要消除假冒產品‎;問他中國的內容查禁會否影響創業,他就說「看你從什麼角度看」,而中國「時收時放」,將來只會更加開放。

甚至當主持問他雲計算的未來,他說雲令網絡更廉宜,而他的女兒擁有一部iPad,令他更想見到全中國的女孩都能擁有!總之,馬雲就是能提供無限sound bites,更是完美的spin doctor。

Jack Dorsey是敢言還是酸溜溜?

更令筆者驚喜的,是Twitter的創辦人Jack Dorsey。Dorsey才三十五歲,已經在同時創辦和管理他的另一家新公司Square,業務與Twitter的社交媒體完全不同,是關於無線付費技術。

Twitter在亞洲其實有不少成功的市場,尤其是日本。Twitter不能進入中國,雖然Dorsey也說新浪微博有其創新的地方,但他說Twitter不能力在中國市場競爭,對被禁無能為力,但對手就可以隨意進入他們的市場,實在無可奈何。

Jack Dorsey 說,Twitter的目的是讓人自由地向全世界通訊,這是沒有妥協的,也是他們必定捍衛的價值。在AsiaD的講者中,只有他敢如此直言;當然,懷疑者會說,無望進入中國,才說什麼都可以,不過,至少沒有來的Facebook就選擇迴避了,連影也見不到,筆者就相信Dorsey是真心的。

戈爾最親民

有一點可惜的是,楊致遠、馬雲、Jack Dorsey和大部分其他的講者,與會者都不能容易「埋身」,但最「親民」、與會者最能接近和交談的,卻是美國前副總統戈爾!在他在二十一日登台接受訪問前,在二十日的晚上,戈爾與百多名與會者近距離接觸,回答問題,拍照和簽名,毫無任何架子。

當晚筆者就有機會變身小粉絲,與戈爾談了幾句,拍了張照片。筆者與他談及香港的環境問題,戈爾隨口已經直說,我們的空氣質素問題主要不是來自內地,是香港自己燒煤的電廠,臨轉身還告訴了筆者香港最大電廠的主要顧東是誰(筆者以為是姓嘉道理或姓李,原來都不是)。

戈爾是蘋果董事局成員,來港前才剛參加了蘋果的員工紀念喬布斯聚會,直接到當地機場登機,抵港下機才換回西裝,便直趕到這聚會,仍然能隨便就講了大半小時,科技創新、地球暖化、政治、人民幣匯率,無所不談。這種能量,這種政治水平,實在令我們香港人看得羨慕。

戈爾式親疏有別

關於美國政治,他直言美國的政治系統是「壞透」(badly broken),而眾議院更是最壞的部分!雖然我們看到互聯網的影 響力,但事實上還是最有錢的政黨和政客,花最多的錢在電視廣告,影響選舉結果。近年香港有些政黨以為要開放電子傳媒給他們播放政治和選舉廣告,是一種改良和進步,筆者不同意,只怕引蛇出洞;看來,戈爾的意見也是一樣。

大會主持Mossberg說,戈爾是美國被選上全國性政治職位(即總統或副總統)的人中,唯一真正活出數碼生活的一人。戈爾與矽谷科技界和創投業界都關係密切,除了擔任蘋果董事和谷歌顧問,自己也創立了「網台」Current TV,還是著名創投基金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的合伙人。戈爾說,蘋果的成功會繼續下去,而喬布斯生前曾提到狄士尼的例子(喬布斯是狄士尼的主要股東),但他說從狄士尼學到的一課是,在和路狄士尼離世後,公司學會不要再問「和路會怎樣做」?他說,喬布斯也希望蘋果也學到這課。

戈爾同時身為蘋果董事和谷歌顧問,他怎樣平衡?他說,自從谷歌開始以Android與蘋果競爭後,他與谷歌創辦人Larry Page和 Sergey Brin就少了見面,也不談產品的問題和意見。有聽眾問他,怎看谷歌在中國?戈爾只笑說了一句:「主祐谷歌。」("God bless Google")戈爾在蘋果和谷歌中,顯然也親疏有別了!

附加圖片
Al Gore

附加圖片
Jerry Yang

Jack Ma

Jack Dorse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