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圈可點 ] 港乏配套辦 ICANN會議

筆者在西非塞內加爾首府達卡,以亞太區用戶組織( APRALO)主席身份,參加每年三次的 ICANN(互聯網域名及號數管理機構)會議。比較六月在新加坡舉行的會議,今次有歸於平淡的感覺,畢竟新頂級域名在上次會議終於通過了,這次集中談論的話題回到較操作性的,如國際域名的技術和管理、域名註冊者權益、新行政總裁招聘等問題。

第三次到非洲,但因機票安排,要在尼日利亞的拉哥斯轉機,卻沒當地入境簽證,本來轉機頗簡單,但筆者和其他轉機者卻等了多個小時,被當地入境官員帶來帶去出入禁區,他們更親自協助我們與航空公司周旋,取得登機證。筆者結論,他們態度友善,還讓我們在其辦公室觀看周六下午的英超直播(是的,工作時間竟可睇波!),但他們效率低,缺乏工作制度,幾個人做一個人的工作。

到了達卡的酒店,才出現更大的問題。看來這裏很久沒太多人入住,酒店大部份房間像多年沒用過似的,甩漏還算了,對我們這些不能一刻無網的人,簡直不能想像房間不能上網,是記憶中 ICANN首次!不過,這也算是體驗隔絕數碼的好機會。
這次已是十多年來 ICANN第 42次會議,事實上在一些發展中洲分,如拉美、非、亞,無可避免會輪到條件較落後的城市舉辦。但話說回來,已發展地區中,香港可能是唯一未曾主辦過 ICANN會議的,以香港的互聯網發展程度之高,豈非難以理解?是否 ICANN歧視香港?

地產霸權蠶食競爭力
相反,是香港不利 ICANN這些國際組織來召開會議。筆者的香港互聯網協會,爭取 ICANN來港多年,仍然無功,原因是香港唯一能容納這類型過千人參與,需要佔用多間會議房間同時進行超過一周的場地,只有一個會展中心,但會展沒有三、五年前預定,想也別想。

ICANN其實很想來港,香港的業界、政府的資訊科技和旅遊部門都已盡力,但場地和會期就是無法配合。無論是近期熱烘的數據中心,還是會展場地,香港就是不夠。新加坡已經舉辦了兩次 ICANN,看得我們業界羨慕兼眼紅;香港始終是地產主導,這霸權加上政府缺乏長期規劃,一直在障礙各行業發展和經濟多元化,正在蠶食我們的競爭力。

原文: [ 可圈可點 ] 港乏配套辦 ICANN會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