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報論壇 ] 行山樂,民主路

筆者從來不是運動型,但在大概五年前開始跟隨一班朋友行山,就可說是未曾間斷。雖然大伙兒都怕熱,在香港的炎夏都會像馬兒「歇暑」,但每年一到九月,大家 都乖乖地再踏上行山路。為了每年都給自己定出一個目標,我們多年來都組隊在一、二月時參加綠色力量舉辦的環島行二十五公里賽,兩年前起筆者還自己加碼,開 始參加香港馬拉松的半馬比賽。不過,筆者雖然享受跑步這另外一種的挑戰,但還是更喜歡行山的樂趣。

行山作為一種運動,而我們這些上班一族,只能在「季」中約一週一次,雖然不算劇烈,但也肯定對健康有助,很多朋友和筆者自己都覺得近年沒有「增磅」下去,行山運動功不可沒。不過,筆者更覺得,行山之樂,遠超於運動層面。

總是未達終點的感覺:不要灰心!

首先,行山是我們看香港、認識香港的好方法,更可以令我們與這片土地更加親近。我們的足跡,可以讓我們看到香港其實多麼美麗,也給我們看到,我們的環境怎 樣受到各種衝擊。我們由東涌行都大澳,除了能力享受終點的美食,也看見在數年前那裡山泥傾瀉後,山坡維修得多麼的差勁;我們在大霧山上,向南看,一片白朦 朧的煙霧,向北看,卻是黑色的污染物。不用成為什麼環保分子,只要能多接近香港的土地,就會更愛她,更想保護她。

此外,香港山多,既然叫做行山,當然少不了又上又落的山路。香港各區的「天梯」,我們都行過不少,每次再去挑戰時,都不禁自罵,為什麼要自討苦吃!不過, 事實上,我們每星期再回來,就是要尋找這挑戰難度的樂趣。山路是很有趣的,總是峰迴路轉,從一個方向看到的高峰,跨過後才看到下一個高峰!當身體疲累時, 真是不禁暗罵,又被這山騙了!然而,戰勝高峰後,樂趣難以形容。再想一想,這種感覺,豈非體會人生的起落,以為達到了目標,原來路仍未走完,唯有繼續咬緊 牙關,努力走下去。

上山固然辛苦,但行過山才知道,原來下山更痛苦!當上山動作和用力不當,關節在下山前錯誤用力,或是熱身和準備不足,令肌肉突然「hang 機」,下山或斜路時雙膝就痛得要命了!筆者最「經典」的一役,就是在大埔一處叫「跌死狗」的地方,筆者本身不善平衡,加上雙腿發軟,結果「拋錨」,要兩位 女士殿後攙扶,幾經辛苦才到達終點!

知己知彼,互相扶持

還有,行山是最能令人了解自己身體的強處和弱點,並且發現自己的極限,當然,也可以理性地逐步挑戰這些極限。筆者行山和參加比賽初期,發現雙足非常痛,足 底和腳面都出現磨損,研究之後才知道,原來身患扁平足,穿的鞋子可能平時就路還可以,在較長距離的路程後就出事了。於是,筆者才開始研究那些品牌和款式的 行山鞋,適合自己,欲善其路,必先利其鞋!

但最重要的,行山不同跑步之處,就是這是個集體運動;雖然有些人會單獨行山,但筆者一伙人總喜歡相約在一起,一齊行,行完一齊快樂地大吃一餐。當然,當中 還有要互相鼓勵之處。筆者去年參加半夜從梅窩起行,登上鳳凰山趕看日出的Moontrekker比賽,但筆者不習慣晚間走山路,前段小腿用力過度,臨到最 後一段上山頂時,差點想放棄了,也是全靠一位隊員照顧,減慢她自己速度陪伴和鼓勵筆者;結果,筆者也趕不及在日出前到達鳳凰山頂看日出,隊友也錯過了,但 筆者總算完成了全程。

就算是參加環島行的隊際比賽,一個人跑得多快也無用,時間排名是以最後到達終點的隊員的成績計算,個人表現還倒不如留下鼓勵和協助在後的隊員,更快完成。這種團隊精神,和團隊之間互相支持、鼓勵,甚至犧牲,也是筆者從山上學到的。

團結,全票,爭民主

筆者再回看這多年來的民主路,其實與這些從行山中學來的,其實還是一樣的。為了爭取民主這理想,更令我們不再只看只想自己個人利益,更清楚看見香港不平之事,令我們更愛這片土地和她的人民,令我們更緊張關懷她未來的發展。

追求民主,就像行山時「為什麼總是未到山頂」的感覺,跨過了一個山峰的難關,為什麼原來還有下一個,終點仍未在望?不過,我們民主的信念,讓我們知道,我們是有信心成功到達終點的!

爭取民主,也讓我們看到自己的長處和不足,甚至自己的極限。大家作為民主團隊的一分子,雖然不能完全在所有問題上一致(這也是開放和多元社會正常的),但總能在重要關頭團結一致,互相支持、鼓勵!

昨天中午,我們公共專業聯盟,聯同泛民主要政黨,公布我們協調和鼓勵泛民人士出選選舉委員會,希望為泛民拿到特首選舉提名入場券的記者會,就是要表現這團 結精神。我們未來團隊參選的人士,無需誇耀個人能力,因為我們的共同目的很簡單,就是我們要提名民主派的特首候選人,雖然他不會當選,但我們就是要把超過 一半市民支持的民主聲音,透過即使小圈子選舉,帶進這次特首選舉的過程,更為二零一七年普選特首作準備(參考筆者前文:《特首選舉之「泛民要為什麼參選選 委」》,註一)。

所以,我們要候選人團結,不要表現個人,更加要全力支持新參選的新力軍、年輕人,成功當選!我們也希望支持民主理念的專業界別選民,協助我們為未來的民主派各界別的名單,投下全票。泛民要找人全選選委,難度很高,所以,要達到提名要求的一百五十人,一個也不能少!

行山與民主,都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不成功抵達終點,我們不會放棄!

Comments are closed.